關於部落格
  • 35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星語-第一章

第一章 「零,拜託你嘛~」 「不要!」 「拜託嘛~」 「我不要!」 「吼──難道你就忍心看到姊姊被困在皇宮受苦嗎!?」 「那你就忍心看到我被困在皇宮受苦嗎!?」 兩個長相幾乎快成一個樣的人兒,不斷為著某件煩人的事而僵持不下,不斷竄出火苗的雙眸讓人不禁懷疑他們是否真的為血親?可惜……雙方固執的個性再再證明兩人的相似。 風翎藍,一個在江湖上頗有盛名的女子,她的手勁不似一般女人柔弱,若真要打起來,她可比江湖上有名的高手,因此人們給她個稱呼"血藍蝶",沐浴在血泊中的夢幻藍蝶。 但,她的孿生弟弟可就不同了……一個宛如不存在的人口,就算下一秒消失,也很難會有人發現,然,這樣的他,卻有一雙比任何寶石都要來的美麗的眼眸。 「風嵐零,你就代我進宮會死喔!」風翎藍完全不顧那是自己的血親,拔起腰間的刀狠很的瞪視眼前的男人,當然,男人也不甘示弱的拔刀與她對抗,只可惜……他那張比自家姊姊更要來的陰柔面容,即使再怎麼的發狠,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風翎藍!我可是男的耶!要怎麼代替妳!?」拜託!他風零嵐雖然長的女性化了點,個子也比普通男性矮了點,聲音高亢了點,但少說他也是個風度翩翩的男人,好不好?竟然要他進宮做妃子!?玩笑可不是這樣開的! 「爹、娘,你們也說說她嘛!」風嵐零把矛頭指向在一旁喝茶看戲的人,喫了口茶,名為娘的女性開口:「哎呀~零啊……你就代替妳姊姊進宮嘛,反正你跟藍長得一模一樣嘛,也不會有人認的出來,這可不是嗎?」 「誰跟她長的一樣啊!?」 「誰跟他長的一樣啊!?」 一姐一弟很有默契的同時大喊,拜託,他們兩個到底有哪點是長的一樣啊?風翎藍個性既粗魯又野的跟男人一樣,他可不想跟這種男人婆混為一談 「爹,您說說姊姊嘛......」娘沒用,只好找身為一家之主的爹了。 「你們鬧夠了沒有,」見他們那麼吵擾,風楊很有一家之主的樣子,很不滿得拍桌以示他老人看不下去。喔~不愧是爹,說起話來果然有氣魄。 「零,你就代替你姊姊進宮做妃吧......」他老人家說起話來很有心得的摸了摸下顎;聞言,風嵐零簡直要倒頭昏過去,天啊!我乾脆現在直接去撞豆腐自殺算了!真是的!家裡真是沒一個正常。 「被發現可是要滿門抄斬的...」風嵐零僅存著最後一點希望說著。 「沒關係,以我們的實力,在被斬頭之前我們會先逃的。」 聽他們如此自傲的說法,風嵐零用著極為憤恨的眼神瞪視著眼前這三個沒天良的人,無可奈何,家中沒一個自己打的過的,只好說著最經典的名言。 「好!你們給我記著!」 於是在三對一之下,風嵐零只好進宮作妃...... ***** 可惡!這是什麼爛衣服啊?穿起來有夠麻煩的!風嵐零埋怨著身上這些輕飄飄華麗的衣服,巴不得用眼中的烈火燒光它,然,抹上了粧,穿上女人家的衣裳的風嵐零,看起來就跟女人沒什麼兩樣。 現下,風嵐零正坐在前往皇宮的轎子上。 「吱吱喳喳」「吵死了,小羽你最好是給我閉嘴!」風嵐零瞪著身旁的棕色松鼠,痛恨著他哪時候不煩,偏偏在自己最不爽的時候煩他。 小羽─一隻不大不小十分典型的松鼠,是風嵐零在幼年時期得到的寵物,是誰送給他的,他以經記不得了,可是一直以來風嵐零都是萬般疼愛這隻可愛的小東西,可是現下...他覺得牠很欠打! 「唧......」看著不同於以往的風嵐零,小羽很識相的閉上嘴,牠雖然是隻松鼠,可它也是要命的啊! 眼看著小羽乖乖的閉上小嘴,風嵐零依然是老大不爽著,他實在是想不透自己竟然也會有今天?他只能說── 「那個皇上會選到我家的暴力女,想必也是亂點的。」 「哈啾!」 「皇上您沒事吧......?」 「沒事...繼續報告。」擺了擺手,示意對方不要去介意。 「是。」 當今聖上-軒轅奕正慵懶地坐在龍椅上,雖然一副漫不經心的樣子,但依然不減他那邪魅的氣息,深邃地黑眸令人猜不透他在想些什麼。 唉...都母后害的,害我後宮的人又多了……這麼想著的軒轅奕眼神中閃過一絲不屑,其實說到底罪魁禍首不是他老媽,反而還是那群活到一把年紀來不去跟家人團圓的仕宦,說什麼皇上應該要快點成家立業,早點選定個能母儀天下的好后,聽他們在放屁! 一個個還不時想毛遂自薦自家的女兒,當他是白痴在耍啊?哼哼…不過每每想到他們那群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的樣子,就不禁讓他覺得有趣,爾爾順著他們的意思也沒差……反正他多的是時間來跟他們耗。 不過啊…今天那被我亂點到的妃子,不知道是什麼樣? 「水月娘娘請往這裡走...」領著風嵐零,名為崎燕的管事帶他來到一座掛有"藍月居"的廂房,一踏進禮頭便是富麗堂皇的景象,可他風嵐零一點也不高興。 「娘娘這是服侍您的三位婢女,松花、竹茗、梅妍。」崎燕指著前方三名約二八年華的少女。 「參見娘娘。」 「等等。」見她們要對自己禮跪,風嵐零蹙著眉頭道:「我不喜歡你們這樣…以後,你們可以不用對我禮跪。」 風嵐零一臉嚴肅地說著,他說真的,看著別人對自己這麼拘緊的樣子,他一點兒也不喜歡,這會讓他覺得她們不把他是同等,儘管在她們的眼中,他的確跟她們是不同身分。 「可是這是禮節啊,娘娘...」三個女孩當中最為成熟的竹茗說道,這對她們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怎麼眼前的娘娘卻說出這番奇怪的要求;不過即使這是宮中應有的禮節,但是風嵐零對自己不喜歡的事一向都很堅持。 「我不管,總之以後真的有必要,否則都不准像我下跪,崎燕你也是!」看著風嵐零異常的堅持,他們也好領首遵命。 「娘娘如果您沒有其他的事,微臣先行告退了...」 「嗯...」 或許是見風嵐零不同於其他妃子,松竹梅也就毫無顧忌的盯著風嵐零,看著看著不禁感嘆:哇~我們的娘娘好帥啊! 「幹麻這麼盯著我瞧?」看著她們一直用著某種程度上算是熾烈的眼神,盯著自己瞧,風嵐零不禁疑惑的自問,難不成是被發現了嗎!? 「只是覺得娘娘長得好好看喔~~」最為活潑的梅妍十分陶醉的稱讚,看起來就像一個處於戀愛時期的少女。 「是嗎……」呼~幸好沒被發現……風嵐零暗自鬆了一口氣。 「對了!娘娘,松花一直有個疑問......」松花疑惑的眼神望像風嵐零,她的疑惑讓風嵐零捏了一把冷汗。 「什麼疑惑呢?」慘了!真的被發現了...... 「那個...是什麼呢?」 「咦?」風嵐零往松花手指的方向看過去,發現床上有個毛茸茸的東西正在呼呼大睡,好啊!我這麼膽顫心驚,你竟然在給我睡覺!風嵐零一把捉住正在熟睡的小羽。 「吱吱嘰嘰喳吱喳嘰!」被忽然吵醒的小羽理所當然很生氣,但一看到風嵐零凶狠的表情,不免倒吞了口水。 「呵......」風嵐零哼笑了下,這個笑容著時讓小羽冒冷汗,這樣的風嵐零牠可是第一次見到,以前的風嵐零雖說不是很溫柔對他,但也是十分的疼他啊!怎麼才一離開家便完全變了個樣? 「牠是我的寵物小羽,怎樣?要不要抱抱牠、跟牠一起玩?」風嵐零微笑溫柔的說,但這個笑容卻是如此的邪惡。 「我要!我要!」女孩子家總是喜歡可愛的東西嘛……風嵐零冷眼旁觀的看著小羽,被松竹梅三個人捉來捉去、玩來玩去,還不時捏一捏呢! 「吱喳喳吱吱喳嘰吱──」小羽的吶喊就像在訴說:把我溫柔的主子還來!! 「唉.......」看著他們玩的那麼開心(?)風嵐零卻完全提不起勁,怎麼辦?我該怎麼在這陌生的地方生活?早知道不管怎麼樣堅持到底就好啦...唉.......現在只希望那個皇上不要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