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5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星語-第二章

好不容易結束那煩人的早朝,軒轅奕想放鬆自己的心情,於是當下就決定到自己那蓋在湖畔邊的"晨星園",不過這個晨星園還真不是他要說,明明就只是個花園罷了,為何那些先人偏偏要蓋那麼大? 大就算了,還偏偏要在湖上蓋個"摘星閣",蓋的高,難道就能摘星麼?還是這樣更可以突顯與眾不同?哼……他軒轅奕可不吃這一套,在他認為,只有掌握全力,運用一切的實力,鞏固人們對他的忠誠,這才是他與他人不同的地方。 「藍月居...?是今日剛來的妃子住的地方嗎?」意外走到藍月居,軒轅奕這才回想到他今日新來的妃子,就是住這藍月居,不免起好奇心而駐足。  「啓稟皇上,是的!」 喔~我到要看看,我那亂挑的妃子長什麼樣子? 「水月娘娘,奴婢覺得娘娘您人真好!」 「對呀!娘娘跟其他妃子不一樣,對我們很好呢...」哪像其他妃子,對她們總是呼之則來,揮之則去的。 「真希望娘娘可以成為皇上的正宮呢!」 「呵...是嗎...?」風藍零他才不希罕能成為正宮呢!他到期望那個皇上永遠都不記的她這個妃子,可惜事與願違..... 「皇上駕到!」 「不會吧.....?!」風嵐零聽著外面的傳呼聲,整個人驚訝不已,怎麼這麼快就來了呢?不是說新來的妃子,都要過三日才能晉見皇上的麼?怎麼,連一日子都還沒過,人就給他來了呢? 「真是恭喜娘娘賀喜娘娘,才第一天皇上就來了呢!」梅妍十分高興的說,其實是因為風嵐零長期不出戶才不知,皇上要三天才能見妃子這項規定老早就被太后廢除了,當日被廢的原因,就是怕軒轅奕三天之後完全忘了自己有招妃子,所以太后心一橫,便把他廢了。 「我寧可他永遠不要來!!」這可是真心話,誰知道那個皇上會不會發現他的身分?會不會當下就把他滿門抄斬,不行!這可不行啊!因為到最後可能死的只有他一人,這他可不服! . 「快!竹茗幫我說我身體不太舒服!」 「咦?可是……」 「別可是了,快去吧!」 「呃……好。」 接著,不怕萬一,只怕一萬。 「松花、梅妍,麻煩幫我上妝!」風嵐零急迫的叫著她們,心中似乎盤算著什麼事。 「是!我們一定會把娘娘打扮的很漂亮的!」她們興高采烈的說著,彷彿是著自己的事,可見她們有多喜歡這個第一次見面的娘娘。 「不準打扮的很漂亮!給我上死人妝!」誰知,風嵐零卻說出這種事。 「咦──!?」她們毫不誇張的張著嘴,死、死人妝!?這還是他們頭一次聽到這種事「快呀!記得,畫的越白越好!喔,還要有黑眼圈!」 「呃...是.......」雖然深感疑惑,但貴於娘娘的命令她們還是照做了..... 「那個...娘娘說她身體不適......」竹茗謙卑的說著,但要她在皇上的面前說謊,還是有些顧慮,尤其當這個人還是軒轅奕,那更是緊張啊! 「是嗎....?」挑眉,漫不經心的說,看來這亂挑的妃子還真是體弱身體虛啊…… 「沒關係,讓我進去。」 「是。」 ***** 「參見皇上!」松花、梅妍,見到軒轅奕趕緊下跪敬禮。 「免禮。」 輕描淡寫一句話,便走到風嵐零的床邊一看,不只軒轅奕嚇到,就連見過風嵐零的竹茗也嚇到,娘娘的樣子...好恐怖! 「臣、臣妾,咳咳...參見皇上...咳」風嵐零"虛弱"的要跪下,還刻意的猛咳了幾下,怎樣?這妝夠恐怖了吧!連我照鏡子時也差點嚇到,還以為是見鬼了呢...... 現在,風嵐零的樣子就好比一種名叫『殭屍』的生物,蒼白無比的臉,配上那黑得跟被人打一樣的黑眼圈,叫人看了不嚇一跳才怪! 「免禮。」 軒轅奕扶著風嵐零回到床上「咳...謝皇上...」娘娘的演技真是好!松竹梅看到風嵐零的演技不禁心想。 軒轅奕打饒性的看著風嵐零,突然,他的目光停留在他的雙眸上。 他的眼睛...... 「妳的名子。」「臣妾姓風名翎藍...」 「風翎藍...妳是風門家的長女...?」 「是的...」看來這個軒轅奕真的是亂點妃呀……因為他來自己的點的妃子都不知道名子,這不就證明他根本就沒心要他這個妃子,所以他只要在加把勁,就可以讓軒轅奕完全不要他這個妃子。 風嵐零他們家是武術家,在江湖上頗有名氣,到了風翎藍這一代更是了不得,因為風翎藍的武術比上一代出類拔萃,相較之下,風嵐零的武術就沒有那麼好了,只能算是比普通好上一些。 「喔~」軒轅奕仔細觀察著風嵐零,嘖嘖!還真會裝啊……軒轅奕當然知道風門家現在最出色的就是他們家的長女-風翎藍,不過...聽聞...他們家還有個人..... 這傢伙看什麼看啊!?風嵐零對軒轅奕的注視,感到很不自在,一半是因為怕被發現,另一半則是因為他不習慣被人這麼注視著。 風嵐零不畏懼直接對上對方的眼睛,似乎是要從那深邃的黑眸中找出什麼。過了半晌,奇怪?怎麼聽不到?難道失靈了嗎?風嵐零好像很驚訝,好像是應該要有什麼的樣子。 為了確信,這次風嵐零改看著梅妍,注意到風嵐零"熱切"的眼光,梅妍回看著他,不看還好一看,心跳漏拍了下。 『哇~雖然娘娘現在的樣子有點恐怖,但被這麼注視不免還是會心動呢!』很明顯的這是梅妍的心聲,而風嵐零也確切的聽到了,聽到的聲音就像梅妍在說話時的聲音,不過此時的她並沒有開口。 怪了?沒失靈啊?可是剛剛就沒聽到啊?了確保他又再此對上軒轅奕的眼睛,可情況就跟方才一樣,奇怪?怎麼還是聽不到呢?風嵐零在心中納悶。 而在一旁的軒轅奕,則是覺得風嵐零的動作很有趣,先是專注的看著自己,接著像是疑惑著什麼,改看他身邊的小婢女。 這時他才發現,風嵐零的眼睛很漂亮,是一雙很清澈很勾引人的雙眸,美麗的棕眼讓他不禁想到清澈的河水;爾後風嵐零又用困惑的眼神看著他,然後又陷入自己的沉思,呵…真是有趣...... 突然,風嵐零抓住軒轅奕的雙臂「你......?」 「娘娘.......?」眾人疑惑的看著風嵐零,只見他面有難色,像似在隱忍著什麼...... 「咳......」像是痛苦般清咳了下,死小羽,你好大的膽子,風嵐零的臉龐急速發紅。 「哈哈哈哈......」突然,風嵐零開始放聲大笑,爾後,他又一把把被子掀開,眼下是一隻棕色的松鼠正抓著風嵐零的腳底板,接著,風嵐零部受控制地把小羽扔出去,然後氣喘噓噓的站起身,邪迫的看著那只蠢東西。 「...風小羽,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這樣對我...今天我就要你吃不完兜著走!」 風嵐零拿下頭上的三枝髮釵,烏黑的秀髮瞬間披落而散,不過他絲毫不在意,眼神中彷彿可以射出火花。 『咚!咚!咚!』俐落的身手毫不做作,三枝髮釵剛好插在小羽的腋下、頭上的牆上。 「吱吱吱喳喳嘰吱喳吱吱嘰吱喳!!」小羽被他的舉動嚇的一動也不敢,不過他的叫聲就好像在斥責風嵐零,斥責他不想想現在是什麼場合。 啊!? 風嵐零用著眼角看著身後的人,果然……每個都是愣住,慘了......風嵐零暗自叫不妙,突然轉念一想,沒辦法,只有用那招了...打定注意,於是風嵐零付諸行動。 「啊......」風嵐零的身子像虛脫一般往身後倒下,一切的動作看起來都是那麼的自然。 「娘娘!?」見狀,松竹梅趕緊跑到風嵐零的身邊。 「對...對不起,臣妾發起病來...就是這樣...」風嵐零的表情就像生了重病,十分的虛弱,說罷,他便暈了過去,軒轅奕走到他的身邊,觀看著他的面容,嘴角不禁勾起一抹笑容。 風翎藍啊、風翎藍啊...呵,真是個有趣的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