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5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星語-第八章

第八章 一個寧靜的早晨,卻被慌慌張張的慘叫聲劃破。 「哇~~竹茗妳為什麼不早點叫我啊!?」風嵐零一邊穿著衣服一邊抱怨「公子您還說我呢!昨晚不是就提醒過您要早點起床了嗎?」話雖是這麼說,但竹茗自己也是一副慌張樣。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射獵日,名副其實,也就是打獵的日子,這一天所有的妃子都要一同參加,當然也包括男寵們,因為這是一個展現自己取得龍心的好日子。 「公子,您就別再弄了啦.....」松花無奈的說著「是啊,公子再怎麼用也是徒勞無功啊.....」其他兩人也跟著附和。 「怎麼說?」風嵐零頂著一頭亂髮以及花臉問道「您想想...皇上都知道您的長相了,太后又好像很喜歡您...加上三王爺和七、八王爺又這麼喜歡您,您想...您這麼做還有用嗎?」 「嗯...說得也是......」松花的話點醒了風嵐零,這下該怎麼辦呢?風嵐零納悶的自問,過了半晌「對了!」風嵐零露出一抹邪笑,似乎又有什麼好打算,看出他心思的松竹梅也只能萬般無奈的搖著頭。 唉...公子他...又想亂來了..... ...嘿嘿「射獵日啊.....」 ***** 風嵐零站在場上,他的身影吸引了所有人的側目,今天的他給人一種氣勢凌人的感覺,黑色的長髮高高繫起,身穿著一襲鵝黃色旗袍讓人覺得很清爽,最重要的是...他的臉是正常的! 「哼!還不是一樣醜...」話雖是這麼說,但軒轅霜對風嵐零的感覺確是煥然一新「呵呵...這水月妃還真是有趣呢!」太后的笑容讓人覺得不懷好意,一旁的軒轅御和軒轅商雖然沒有開口,但在注視風嵐零的時候,他們的笑容都不自覺加深了。 「你們看!那就是水月妃呢。」一句簡單的話,便將所有的男寵及妃子的注目,移往風嵐零的身上。 「水月妃好威風喔!」「就是說啊!要說是巾幗英雄也不會有人不信。」妃子們對風嵐零的讚賞,可說是一個比一個要來的誇張,反觀男寵則是- 「什麼嘛...還不是長的一副不男不女樣。」「就是說嘛...也不是說長的多好看」話雖是這麼說,可這些男寵的長像就跟他們自己說的一樣,所以說,男人忌妒心醜陋這句話說的還真對。 風嵐零看了下所有的男寵及妃子,嗯...男寵的人數偏多哪……看來這個軒轅奕是偏龍陽之好較多呢!(不是比較多,是很多!請想像妃子與男寵的比數是1:5) 這樣想著,風嵐零望向軒轅奕,很剛好的,對方也在看著自己,風嵐零不禁無奈地搖了下頭「怎麼?水月妃這麼喜歡朕啊...看到都會搖頭嘆氣呢!朕都不知道朕的魅力有這麼大呢……」很明顯的,這句話分明就是用來諷刺自己的,但偏偏就是有人會被激怒。 「少臭美了...你以為你是長的多好看啊!」風嵐零面帶羞紅地破口大罵,這一罵,頓時帶來所有人驚訝的眼光,各各都是目瞪口呆,不過松竹梅倒是早已習慣,只是無奈的說:「公子也真是的...為什麼唯獨對皇上就不能有禮節呢?」 「皇、皇上.....」所有人都膽怯地看著軒轅奕,意外的,軒轅奕並沒有任何不悅,反倒是勾起唇角微微的笑著,這不禁讓所有人想著,這個水月妃到底是何方神聖.....? 其實高興的人不只有軒轅奕一個,只是沒人注意到而已,太后掛著笑容看著軒轅奕,看來奕兒這孩子...呵,這次納妃果然是正確的。 「哼!討厭的女人...」軒轅霜方才對風嵐零煥然一新的感覺,都在注視到軒轅奕對於風嵐零的放縱之下飛灰湮滅,甚至更有股妒忌的想法產生。 「啊啊...我可不可以不要穿這個啊!這個好麻煩啊!」風嵐零不耐煩地說著,為了確保安全,所有的男寵及妃子都要穿上厚重的盔甲,這讓風嵐零有些不滿意的嘟著嘴,突然,他感受到身後那股恐怖的視線。 「娘娘,這是為了您的安全,所以請穿.上。」 「哈哈...這穿起來一點也不麻煩呢!」開玩笑,最近竹茗因為風嵐零對軒轅奕處處不敬的事,可是火大了很久,再加上風嵐零每次在重要場合,都一定要亂來一下,這讓竹茗更為的火大,所以還是少惹她為妙..... 風嵐零帶著弓箭上場,為了確保在場所有人的安全,所以在上場前所有出場的人都要試射幾次,看看有沒有人射出來的箭是危險的..... 風嵐零拉開弓箭不同於以往的眼神,他神情凝重地注視眼前的標靶『咻---!』的一聲,那枝箭準確地射中標靶,不僅如此,還命中紅心呢!這一慕令所有人拍手叫好。 「水月妃真的好厲害啊!」「是啊,一發命中呢!」 「哼!這樣就證明他是個不則不扣的男人婆。」 風嵐零走回原位在沒人看得到的角度,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殊不知,他所有的神情,皆被軒轅奕看在眼裡,呵...他還真是玩不膩啊! 好了!等到該淘汰的淘汰,勉強可以的可以,射獵日便真正展開了。 所有人都很期待風嵐零的表現,誰知... 「啊~救命啊~~~!」 「等等!他到底在射哪啊!?」 「停!快叫他住手啊~~」 現在的場面,可說是有多熱鬧就有多熱鬧(?),不知為何,每當風嵐零的箭射向獵物時,總會往人群的方向射去,惹得平時裝清高的那群官員唉聲連連。 公子他...又再亂來了..... 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只是想射去無人的空位,誰知道突然飛出一塊石子,就這樣把方向打偏,而剛好那個位置就是軒轅奕的所在位置,然,就在要射到的同時,卻又不知從哪飛來的石子給打偏,剛好射在軒轅霜的手邊。 是誰!?風嵐零下意識的往軒轅慎的方向看過去,正巧,對方也往這個方向看過來『可惡...差點就.....』只是一瞬間對到所以聽到的並不多,可是風嵐零知道...這件事一定和他有關。 「霜,你沒事吧.....」雖然是自己的弟弟,但軒轅奕的口氣仍然十分淡然,讓人有著眼前的霜根本就不是他的血親的感覺,即便如此,軒轅霜的口氣依然是要比平常柔化許多「沒事的,皇兄...那女人的箭,怎麼可能傷得到我。」 風嵐零看著他,無奈的搖搖頭「真是口是心非的孩子.....」 ***** 「請六王爺留步。」 「做什麼?醜女人...」 因為剛剛的混亂,所以射獵日便提早結束了,風嵐零跟隨著軒轅霜的腳步離開,並在路上喊住了他「可以請您把您的右手給我嗎?」「憑什麼?本王爺的手是你能碰的嗎?」 軒轅霜不屑的態度不但沒有惹惱風嵐零,反而笑著不顧他的反對硬是把他的手拉過去「喂!喂!你這無理的傢伙!」「好、好、好...」或許是見對方不理自己惡毒的諷刺,軒轅霜乖乖的閉上嘴,什麼嘛...這女人..... 「你看,都受傷了還不說...」風嵐零指著軒轅雙手上那被箭劃過的傷說著,其實剛剛在軒轅霜意識到那枝箭的時候,就已經來不及了,奇怪的是...軒轅奕應該可以躲開,為什麼還...?還有那塊後來突然飛出來的石頭...... 「本王爺有沒有受傷關你什麼事!」「怎麼可能不關我的事...」風嵐零低著頭看上去十分地自責「那枝箭是我射出去的...射傷你就是我的錯.....」原本的他只是想擾亂會場,可是沒想到竟然有人利用自己,而導致發生這種事,所以風嵐零認為這都是自己所害的,他根本不想有人受傷啊...... 「你、你知道就好!」看到他為這件事那麼自責,軒轅霜的口氣有明顯的心虛,接著風嵐零又做個令他吃驚的動作,他毫不猶豫將自己衣服的袖矲撕下,並拿出一瓶藥膏。 「你.....!」 「這藥很有效的,不過...可能會有點痛喔。」 「本王爺才不怕痛呢!」 聞言,風嵐零只是笑了下,抬起受傷的部位輕輕地為他上藥,奇怪的是,在上藥的過程中軒轅霜完全感受不到痛楚,有的只是風嵐零手的溫柔。 上完藥之後,風嵐零將撕下的布料幫軒轅霜包紮「會痛要說喔...」風嵐零細心的提醒,嘖...會痛才怪呢! 「好了!」風嵐零抬起頭微笑的說著「呃...我...哼!以你的技術來說算、算不錯!」本來想道謝的話,在看到風嵐零地笑顏卻因害羞而轉為諷刺。 「呵...這句話,我就當作是你對我的稱讚。」誰知,風嵐零卻依然以笑臉回顧,他當然知道他想說什麼,呵呵...還真是倔強的可愛...... 「那我先告辭了...」 「等、等一下!」 在風嵐零正準備要離開時,軒轅霜卻在這時叫住了他「嗯?王爺還有事嗎?」「這...這給你!」軒轅霜急忙的將一件物品塞到風嵐零的手裡。 「這是...?」 「你、你別誤會...這只是一個我不想要的東西罷了!」留下一個十分沒說服力的理由,他便急急忙忙地調頭走人。 風嵐零帶著疑惑的眼神看著手中的物品,那是一對耳環,上面刻有著「...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