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5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星語-第十一章

「唧……」 小羽沒了平時的活潑,因為他十分擔心主人的怪異;風嵐零雙手環抱著雙腳,將黑色的頭顱埋首之間,身子不斷顫抖著,如果細聽,還可以聽見他的低喃:「不是…零兒不是妖……不是妖…不要打零兒……求求你們……」 「你在做什麼?」 原本的軒轅奕只是無意間的在花園中散心,走到中途時,卻發現一旁的草叢有人的氣息,在好奇心與警覺心的作祟下,便決心走進草叢一探究竟,沒想到竟看見一個人窩在那邊,看起來似在哭。 「……」 聽到有人的聲音,風嵐零並沒有答話,只是怯怯地抬起臉蛋,用著那雙水靈的雙眸望著;相對於他的靜默,軒轅奕可是吃了一驚。 「你……!」 軒轅奕看清楚眼前的人是誰了,那是他的妃子-水月妃,然,不知何時,那張清秀的臉蛋早已被淚水佔據,可即使如此,那滿框的淚水並沒有掩飾去那棕眸的清澈,反而顯的更加清明好似可以見底。 「誰?是誰把你臉打傷的?」 在看到風嵐零臉上的手印,深璲的黑眸微微瞇起,透露著一股難以掩飾的殺氣,哼……敢情是誰不把朕放在眼裡,竟敢動朕的人? 聞言,風嵐零仍然沒有答話,他望著軒轅奕的眼神裡有著懼怕,察覺到這點的軒轅奕帶著疑惑的心情想要伸手觸摸對方,誰之風嵐零竟然反應過大。 「你,怎麼了……?」 「不要!零兒不是妖!求求你……不要打零兒…不要……」 緊抱著頭,風嵐零奮力地躲開那雙大掌,好像那雙手似一條猛蛇;不斷滑下的淚水,晶瑩剔透,卻讓人看了心疼。 「不要──」 軒轅奕突然的緊抱,嚇的風嵐零放聲尖叫,他不斷的敲打軒轅奕渾厚的胸膛,就像崩潰了一樣;軒轅奕任他這麼打著,他是不知道風嵐零發生了什麼事,只是看他這樣,他覺得好心疼……怎麼會有人希望這樣的人兒落淚呢?一瞬間,他有了這般想法。 「…不要緊的,朕不會打你的…只會疼你。」 一順一順的,關節分明的大掌撫摸著那頭烏黑柔順,感受到對方不在那麼抗拒,軒轅奕笑著;聽著軒轅奕的話,風嵐零渾渾噩噩的抬起頭,有些痴呆的問著:「…真的……?真的不會……?」 「嗯……」 撩開對方前額的留海,軒轅奕發覺對方的顫抖不在劇烈,望著那還有些抖動的唇瓣,微微張著,露出跟唇瓣有著明顯色差的舌尖,想也不想,軒轅奕先是親吻臉龐上的淚水,用舌尖輕輕的舔過淚痕,爾後,停在最引人遐想的部位。 「因為零兒不是妖啊……」 「真──」 才剛要開口,柔軟的唇瓣就碰到對方的,羞的風嵐零一動也不敢動,呵…真可愛呀……軒轅奕不自覺的將手臂收攏,讓唇與唇之間更加的緊貼,他貼著他道:「恩……因為朕的翎兒絕不會是妖。」 『…因為我的零兒絕不會是妖……』 「唔?唔!?」 欲想開口的風嵐零,他的話語都在對方的口中消聲匿跡;睜大的雙眼有著驚訝以及不解,可是……不討厭……不討厭對方的舌在自己的口中放肆,因為這個吻是如此的溫柔。 軒轅奕自己也不太明白,或許是覺得眼前的人脆弱的好似玻璃吧……所以他用他的舌尖輕輕點著,好像蜻蜓在點水,溫柔的……讓懷中的人迷失在自己的攻勢下。 「呼…不要……離開零兒…」 將風嵐零攔腰抱起,軒轅奕面無表情的傾聽風嵐零昏倒之際最後一句話,失去意識的他,殊不知那人早已許下諾言: 「朕不會離開你的,不過……你也別想離開朕的身邊。」 ***** 「唔……」 『因為我的零兒絕對不會是妖……』誰…是誰……?感覺好溫暖,是爺爺嗎……?不……不對,這是一種更…… **** 「嗯……」亮眼的陽光逼著風嵐零不得不睜開雙眼,環顧著四周,發現這裡不是他所熟悉的藍月居,因為這個地方比藍月居大上好一倍,不只如此,華麗、華貴都已經不能形容這個地方,不過最讓他覺得誇張的還是他現在身下所躺的床,這也太大了吧……這已經快要有藍月居的一半大! 「這、這裡到底是--」 「這裡是朕的寢宮。」 「軒、軒轅奕……」 風嵐零張著嘴有些驚愣的看著坐在床延邊的軒轅奕;對於風嵐零大膽的直呼,他只是瞞不在意的挑著好看的眉,反之,風嵐零像似想到什麼嚴重的事,他撐起有些沉重的身子,指著對方的鼻頭說:「你……這裡是你的寢宮,那麼我跟你…我……」 「呵…你放心吧……雖然昨日的你的確很動人,可朕不喜歡人沒應,所以只好去找別人來解決對你的痛苦。」撥掉眼前的指頭,軒轅奕早已看出對方所顧慮的事,便把昨晚的經歷說了出來。 「下、下流鬼!」 不知怎麼的,風嵐零突然怒視對方大罵,他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是討厭對方的解釋,一把拉開被單,風嵐零作勢下床,「我要回藍月居!」 孰料,軒轅奕突然伸手捉住了他,風嵐零就這麼倒在他的懷裡,「做什麼!?放開我!」 不高的體溫卻讓風嵐零火熱了起來,不自在的推開對方,但怎知,不管他如何的努力,就是無法推開那宛如高山的身軀,這時,上頭傳來了有些急喘的聲音:「翎兒啊……昨晚你明明很乖的讓朕抱著啊,怎今天就不乖啦……」 「放手!誰準你這樣叫我了!」沒察覺出對方的異樣,風嵐零持續抵抗著,倏呼,軒轅奕忍不住的朝他耳邊吐了口氣,邊道:「朕是你的丈夫,當然可以這麼叫你,還有……朕可不是柳下惠,能夠坐懷不亂吶……」 聞言,風嵐零就像石像一動也不動,他當然知道對方說的是什麼意思,小腦袋不禁亂轟轟的想:這個下流鬼…… 「你到底想怎麼樣啦?」風嵐零放棄的任由對方摟著,只見對方的指頭在前面點了點個方向,順著他的方向看去,風嵐零看到一只陶瓷碗擱在桌上,並裝著烏黑的液體,上頭還飄著的白煙。 「很簡單,把那婉藥喝了。」 「藥?我不要喝!」 「又不是孩子了,還怕喝藥。」見著風嵐零像孩子般的模樣,軒轅奕吃吃的笑著,看著身後的男人這麼瞧不起自己,風嵐零惱怒的解釋:「哼!誰怕吃藥了?要是你像我以前整天都要吃藥,你看到不怕才怪!」 「天天?你身子不好……?」 聽聞風嵐零的說辭,軒轅奕好看的眉頭一次微微收攏;糟!風嵐零暗叫不妙,水靈靈的眼轉了轉,才想到該如何應付。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