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5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星語-第十四章

從未聽過的嗓音至身後響起,這個嗓音有著媚惑人的特質,風嵐零這般的想然後轉過了身,卻在下一秒瞪大了雙眸,因為這個人有著軒轅氏出眾的外貌,但卻是自己最不想見到的人-軒轅慎!? 難道他一直在這?看著眼前美麗的男人風嵐零卻一點兒也高興不起來,不好的預感囤積在心中;他明顯帶有防備的眼瞳逗笑了軒轅慎。 「本王爺……有這麼可怕嗎?瞧你一副要被吃了的樣。」 「不…沒有的事……」 風嵐零低頭輕聲說著,他並不是畏懼軒轅慎,只是不想惹麻煩罷了……他一向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是個只要知道真相必定不會坐視不管的人,只是現下他的身分讓他不得這麼做,所以對於軒轅慎他是能避就避。 精明妖媚的眸子在些許的時間下微微瞇了起來,像似看到了什麼有趣的事,軒轅慎咯咯的笑了起來,那笑意之中帶著少許的雀躍。 「嘖嘖……看看本王發現了什麼…多麼驚人的發現哪!」 「!」 風嵐零看著軒轅慎故作驚訝的表情而感到不安,這時,他想起竹茗先前用著嚴肅的面容警告自己的事,當時她說: 「公子……面對四王爺您可得小心點。」 「這話怎麼說?」 對於軒轅慎他是明白要小心,但是他很好奇為何竹茗會特別勸告自己,尤其對方的語重心長更是讓自己在意。 「因為四王爺懂的醫術,不僅如此……王爺的醫術可說是華佗再世,許多嚴重病害王爺總是有辦法解決。」 「所以說……?」 「所以說四王可以依人的身型抑或是動作、聲音,來判別這人的身體狀況,這樣的事對於四王爺來說並不是難事,其中也包括───性別。」 難道…真的被他看穿了嗎!?憶起竹茗的話,風嵐零不禁開始擔心起自己的秘密;看著風嵐零微微著急的面容,軒轅慎哼笑了一聲,趁著對方思考的時候徒步致對方面前,笑道:「…不過……你應該不必感到驚慌,因為── 他很喜歡你。」 「唉……」 待軒轅慎走後,風嵐零踏在回去的路上,不斷回想著方才的情況,不知怎麼的,他竟覺得軒轅慎不會這麼簡單就揭發他的身分,哪怕他早已發現了事情的真相,可是他這麼做又有什麼目的呢?或許他該用星語看一看,可是…… 「啊……」 風嵐零惱怒的撫著額際,他不善於煩惱,因為只要一專研某件事情,他的頭就會開始痛了起來,就像現在…… 「恭喜皇上、賀喜太后!」 突如其來的呼喊聲吸引了風嵐零瞬間的注意力,他抬眼望過去的便是夢顏站在軒轅奕身旁,小鳥依人的樣子與軒轅奕好不搭配,至於耳邊的「懷了龍胎」、「賀喜秋夢娘娘」的話語,他已經聽不下去了,因為他的頭好疼,疼的讓他快要暈眩過去。 「娘娘!?」 馬上察覺風嵐零歸來的松竹梅趕緊跑了過去,一向觀察敏銳的竹茗馬上察顏道:「娘娘,您還好吧?您的臉色很差呢!」 「別擔心……我沒事。」 「真的不要緊嗎?」 在對竹茗他們露出甭擔心的笑容時,如花瓣般輕柔的嗓音從前方傳來;風嵐零望著秋夢妃步踏輕盈地朝自己靠近,一時半刻不知該如何面對。 「啊…嗯……沒事的。倒是秋夢妃才應該要注意,畢竟你現在已經不是一個人的身子了……有個生命在你肚子裡頭呢。」 風嵐零悠悠的說著,半闔的眸子柔情似水,看呆了站在一旁的秋夢妃,為什麼這個人就是不樣呢?擁有的氣息都不會因為宮廷黑暗的一面而被侵蝕,這個人……大概有著一顆潔淨的心吧? 「上次……真的很謝謝你,要不是有你,我可能現在都還一直被欺壓著吧?」 「怎麼會……你太客氣了,對於那些人我只不過是看不過去罷了。」 「上次?你們發生了什麼是嗎?」 突地,軒轅奕慵懶的身影出現在秋夢妃的身旁,他那深璲的黑眸在不解之中同時存在著強勢,不容許欺瞞的強勢。 「沒什麼……只是一些小事罷了。」 風嵐零總是意外中的意外,他忽略了對方眼底的不容分說,只因為他想同時忽略那兩個人站在一起是多麼的登對;挑高了一邊的眉頭,軒轅奕對於風嵐零總是寬容的,更何況他喜歡對方這種自然不作做的態度,這讓他覺得對方是把自己當成普通人來看待。 「翎兒哪……你對朕就不能溫柔點嗎?好歹朕也是你的丈夫。」說這話的軒轅奕臉上毫無任何的哀愁。 「皇上只要有秋夢妃的溫柔不就夠了……」風嵐零微瞇著眼說著,殊不知自身的口氣活像個在吃醋的怨婦。 「呵呵呵……翎兒哪,你這可否在吃醋?」軒轅奕呵呵的笑著,看的出來他心情不錯,不過相對的,風嵐零可就怒紅了整張臉蛋。 「胡說什麼!」誰會吃這種人的醋啊! 「你這可是被說中而惱羞成怒吧?」 「我說了我沒有!」風嵐零簡直是氣到要用吼的,而這時救了他的正是方才拯救過軒轅商的白紹。 「皇上,您就別再欺負水月妃了。」從方才就一直在旁看著的白紹終於忍不下自家主子的惡行,不過軒轅奕倒是一點歉意也沒有的說:「欺負?怎麼說這麼難聽,朕可是很疼愛翎兒的。」 聽你胡說八道!對於軒轅奕的說謊不打草稿風嵐零已經不想再多於理會,因為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一定是自己戰敗的。 深呼了一口氣,風嵐零望向白紹,「可以請白將軍借步說話嗎?」 * **** 「請問您找我是要說什麼呢?」白紹十分恭敬的說著,他的態度反而讓風嵐零苦笑了笑,他還真是不能習慣這種對待哪…… 「別這麼拘束了……我要問你的是關於霜的事。」 「霜?」 白紹看起很是不明白的樣子,不過看到對方十分在意的眼神風嵐零知道,這個人啊……也是同樣的的心情呀! 「方才的霜你也看到了吧……態度那麼的激動,你知道……那是為什麼嗎?」 「我……我怎麼會知道呢?他一直都是那樣,不肯讓人接近……」白紹的眼神有著淡淡的哀愁,或許更多,只是對方隱藏的很好。 「那……你知道他很愛你嗎?」說到這,風嵐零很明顯的看到對方怔了一下身子,隨即滿身怒氣的他向自己吼了過來: 「我知道!我當然知道啊!但我就是不明白,不明白為何每次都要躲著我?為何要將我推開?難道那只是我一相情願的想法嗎?」說到最後,白紹簡直是摀著臉悽楚的笑著,他真的已經受不了每次的追,換來的卻是無情的奮力一推,他是那麼的愛他呀!怎能忍的了對方的無情。 「因為……他要你幸福……」風嵐零低著頭,毫無任何面容說著;聽著風嵐零的話的白紹臉上滿是不解,要他……幸福? 「是啊……因為他認為你跟奕在一起的時候是最幸福的,他認為你的愛只不過是同情罷了……他愛你,所以他自以為是的退出……很傻吧?」風嵐零笑了,無奈的笑了。 「是啊…真的好傻……」白紹心痛的喃喃自語的說著,他是早該發覺到的,對方至今的舉動是該讓他發覺到的,若不是風嵐零的點醒,他大概還沉浸在悲傷中吧;看到對方終於了解真相,風嵐零笑開了整張臉蛋。 「他傻,但是傻的讓人心疼,所以白將軍更應該要給他幸福不是嗎?我相信只要您把自己想要的告訴他,他一定能夠明白,您的幸福就是他。」 「……為什麼?」 「咦?」 「為什麼你會想幫我呢?」白紹直勾勾的瞧著風嵐零,這個人有沒有陰謀他是知道的,但是他還是感到很疑惑,畢竟他們認識淺白,對方理應沒這個必要幫助他,但沒想到風嵐零的答案是── 「因為你們相愛呀!」 「什……?」 「因為我不想再看到,明明彼此相愛卻不能在一起的事了,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並非死亡,而是相愛的兩人在誤會中不得結合,抑或是……外界的阻擋。」 是啊……活生生的例子他見過了,因為那是由他最愛的人讓他了解到的,那時的他無力,可現在的軒轅霜跟白紹不同,他是有能力幫助他們的,不想再讓他們的身影與最愛的人重疊,所以就算是多管閒事他還是會去做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