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5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星語-第十六章

星語-第十六章 看來是真有血緣這回事了…… 風嵐零無奈的看著眼前的景象心想著,軒轅御、軒轅商才剛走,又來個軒轅霜,而且還附帶個白紹。 「喂……醜女你這是什麼意思,好心來看你卻是這麼不情願的表情,白紹!我們走。」 「等等啦──咳咳!」 一不小心太過激動惹的自己咳嗽連連的風嵐零真的確信自己今天運氣不好,他只希望不會再有更不好的事發生了…… 「喂…你是不是──」 「不是!我只是有點風寒而已!」 似乎怕同樣的情形再度發生,風嵐零絲毫不給對方說完的機會扯著有些沙啞的喉嚨解釋;但他的過度反應反而讓軒轅霜他們愣住。 「做、做什麼那麼急,只是想問問罷了……而且看你這個樣子,應該也沒什麼。」 風嵐零此時真是感謝軒轅霜不像他的兄弟們都是太過操心自己的人,要是連他們都走,他想他今天真的要自己一個人度過了。 「…白將軍跟霜今個兒一同前來是有什麼事嗎?」 望像從方才就一直被他們忽視的白紹,風嵐零有些訝異的詢問,因為這是他第一次看到兩人一起,這是不是代表──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果然,下一秒就見白紹牽起有些扭捏的軒轅霜。 「還請您喊我白紹就好,因為我們今日是來向您道謝的。」 「…呵呵……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呀。」 不須過多的講解,看到眼前的景象就該了解到他們的進展。 「那天聽了您的話後,我想了很多……認為您說的很對,我應該將我自己心意清清楚楚的跟霜兒說明白,於是……」 說到這,白紹望向摟在懷中的軒轅霜,臉上的笑容好不幸福;他的笑讓軒轅霜羞赧的低垂著頭。 「…我將所有的心情毫不保留的訴諸出來,然後就得到幸福了……」 溫和的畫面一向是讓人打動心的,就像眼前,懷中的人兒坦然的露出靦腆的笑容,身後的男人輕輕的摟著,卻是永遠也不放手,這樣的畫面有誰不喜歡?有誰不懂的欣賞? 看著他們,風嵐零想:或許今天不一定是個壞日子……對吧,爺爺。 ***** 「公子……您在想些什麼呢?」 竹茗看著他們公子從六王爺走後便一直望著窗外,也不知道對方在看些什麼,終於忍不住好奇的問。 「沒有啦…只是覺得……嗯?梅妍她們呢?」說到一半的話,因為發覺自家小俾女少了三個便打斷。 「她們去煮藥。」 「什…她們還真的去煮啦……」 「公子你要吃完喔!」 竹茗看著風嵐零豎起一根指頭說著,別以為她不知道風嵐零在打什麼主意,她一向清楚她們公子鬼點子很多,但為了她們公子的身子好,別怪她出言警告。 「好好好…唉……」 「秋夢妃駕到!」 才剛想要怎麼說服竹茗,便聽來外頭的傳呼聲,不禁讓風嵐零苦笑,他今天還真多人找呀…… 「怎麼有空來找我呢?」 風嵐零笑問眼前不斷玩著自己手指的,對方看起來似乎很緊張的樣子,如果不先開口的話,還不知道這種沉默的氣氛要到什麼時候。 「啊…其實……很早之前就一直想來拜訪水月妃,不只是要道謝之前的事,還有、還有希望可以跟您做朋友。」 說著說著,秋夢的頭低了下來,看著這般可愛的她風嵐零不自覺的笑出了口。 「是朋友就不該這麼生疏呀,夢顏。」 親暱的稱呼讓秋夢一瞬間瞠大了美眸,那是她的名子呀!從對方的口中吐出來是多麼的動聽呀! 想想已經有多久沒人這麼喚她了。 而眼前的人卻可以這麼輕鬆的脫出口,他一定是個把所有人視為平等的人,不管別人的身分有多高多低,在他的眼中大概就是一樣的吧,在這無雜質的眼眸中。 「娘娘!您的藥──」 端著熱騰騰的藥,梅妍一臉欣喜的望著自家公子,可她這種走路不看路的個性可害慘她自身以及風嵐零。 一個不小心的拐到腳,梅妍連人帶湯向前倒去,人倒是因為被秋夢接住還好沒事,可那碗藥對風嵐零來說就不是什麼好事了,那滾燙的湯藥全灑在他身上呀! 很燙!灑在身上的湯藥真的很燙!天知道風嵐零有多想迅速扒下身上的衣裳,可是礙於秋夢還在場看著,他可不能脫呀!脫了不就擺明跟對方說他是男人了嗎? 很著急,風嵐零他聰明的腦袋從來沒這麼著急過,但他卻沒想到身旁的人比他更著急;看著風嵐零遲遲不肯把溼透的衣裳褪下,秋夢一把急著的拽住對方的領口。 「嵐零你還在想些什麼?快把衣服脫下呀!」 「啥?不用啦!」 「什麼不用!萬一燙著了怎麼辦!」 一個是要脫,一個是打死也不能脫,他們倆這一來一往的畫面說起來有些好笑,秋夢是個柔弱的女孩這點讓風嵐零不敢用任何力量推開他,只能死守著自己的保身物。 但他沒想到這個被他列為柔弱的女孩其實是很有力的。 嘶───的一聲 風嵐零的衣服變成兩半了,頓時鴉雀無聲了這個地方,秋夢望著風嵐零平坦的胸一句話也沒說,風嵐零望著秋夢觀望自己的身軀也呆若木雞,更不要說老早就傻了眼的松竹梅。 不過最先回應過來的還是當事者,風嵐零一邊沉著氣一邊喚著思緒飄離的秋夢。 「夢顏……你聽我說───」 「真的很抱歉!我這麼的擅自主張,還這麼的粗暴……」 聽著秋夢的道歉風嵐零歪著一邊頭,心理想著是對方做什麼跟自己道歉,但接下來的話讓他明白了,清楚的明白對方的迷糊了。 「…可是……就、就算沒有你也不需要自卑…因為外表怎麼樣其實不重要……我、我」 「等──等等!」 風嵐零制止了對方繼續沒有意義的道歉舉動,嚥了口水,他想 ……該不會對方把自己當成沒有胸部的女人吧? 扯了扯嘴角,他盡量讓自己不要有太大的笑意,手也慢慢的拉好破碎的衣物,讓他至少有遮蔽的作用。 「其實……我也不是很在意啦,對於外表這事……並不是我們自己能決定的……」 松竹梅真的很想很想說,他們家的公子真應該去唱戲!瞧瞧那神韻以及嗓音是多麼的實在呀,想讓人不相信都難呀! 「嗯……嵐零你可以這麼想就──啊!」 秋夢從來沒有一天這麼驚訝過的,她被一隻破窗而入的棕色小松鼠給吃驚到,讓她原本要舉起整理秀髮的手,就這麼巧的往下一探…… 這一秒還安靜的連外頭鳥兒唧叫的聲音都聽的到,下一秒是連一群人大喊都比不過的慘叫。 「啊────」 「啊────」 「娘娘發生什麼事了!?」 一聽到裡頭傳來的慘叫聲一群侍衛想也不想的衝進來,讓原本呆滯的五人們回過神來,大喊:「滾出去!」 侍衛大概覺得他們還真可悲,好心進來看他們,還反得要挨一頓罵,只能說… 這年頭侍衛真不是人當的。 「你……!你是男人!」 秋夢不可置信的看著風嵐零,想到剛剛對方跨下的觸感,讓她白皙的臉龐瞬間紅了起來,除了軒轅奕,她可從來沒這麼親密的接觸過男人啊! 「我…我……」風嵐零顫抖著身軀望著前頭的秋夢,看著對方已經察覺事實,到了無法隱瞞的地步,他深呼一口氣,眸子裡有了決心。 「……是的,我的確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 低著頭,風嵐零無奈的說著,他現在心理可是一把火,許久不見小羽讓他很擔心,但是他可不要這樣的見面法呀;感覺到自身被某到強烈的怨念斜瞪,小羽就像要保命似的又從窗戶溜了出去。 「娘娘!請您開恩!公子他是有原因的!」 「竹茗…你們……!」 松竹梅同時下跪讓風嵐零驚訝到,他困惑的想:為什麼要對他這麼好?他不值得……一點也不值得,他只是個消了失也不會有人意識到的……好像不存在的人,從什麼時候開始,有人願意看他?願意喊著他的名,不再是妖孽。 「你們……呵…我不會說的。」 秋夢的話讓他們傻了眼,她露出的甜美笑容是任何人都無法抗拒的,那笑容是多麼的天真哪…… 「嵐零為什麼要男扮女裝充當妃子的原因我是不明白……但是他救了我是無可抹滅的事實,對於這般好心的他,我怎能說出口?他是我的朋友啊……」 朋友,只要是朋友她就很高興了,而且現在,她有了可以放心喜歡對方的理由了,只有她才知道的秘密哪!這是上天給她的一個機會,她可得好好把握。 朋友,對他來說是多麼遙不可及的名詞,但是這個女孩卻是這麼善良,當然他不知道對方的心態所以才這麼想,可是那依然讓人喜極而泣。 高興中同時他也帶著傷悲,如果哪天……哪天他的秘密曝光了,那他……是不是又得回到他的籠子,可以保護他的籠子。 一瞬間,風嵐零的眼中似乎劃過了一雙黑眸,然,他只當那是他想太多的症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