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5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星語-第十七章

星語-第十七章 「真是的……前幾天就叫您準備了,您就是不聽…時間也不多了,您快點想好吧!」 「…別惱了,我何嘗不是沒想,可就是想不到啊!」 是啊,要送給軒轅奕跟秋夢的孩子祝福賀禮,他可是前些日子就一直在想了,然,這並不如想像中的容易。 他很想,送個最能表達他心情的禮物,可物品,並不能表達他深深對他們孩子的祝福,他在想,送禮不一定要送禮,送自己的心意可否? 而能表達自己心意的形式,想來想去,還是只有那個法子了,不過許久沒去練習了,他擔心自己會生疏。 風嵐零一直在想該送什麼好,該以什麼形式好,卻忽略自己心中有著疙瘩。 「…還真是怪了,怎麼從昨晚開始就沒見到松花?」 竹茗也在分擔著,卻突然憶起從昨晚到今早都還未看到松花的身影,她想:是不是已經在御善房跟梅妍一同準備早點了? 聽著竹茗的話,風嵐零也的確想起今早還未看到松花這個溫柔的女孩;還記得每個早上都是她喚醒自己的。 可今日這個工作卻落到竹茗身上……想起早上是如何被竹茗叫醒的,風嵐零難免打個冷顫,他決定以後再也不要竹茗叫醒他了,實在可怕。 「喝……哈啊……公子!」 外頭傳來急促的喘息聲,隨著拌來的是梅妍肆無忌憚喊著自己的稱呼;這丫頭真是怎麼都說不聽呢…… 「公子!不好了!」 「行了,我聽妳這麼大聲嚷嚷我也不好了……」 「哎唷!現在可不是說這話的時候……松、松花她…松花她……」 梅妍說著說著,烏黑的眼珠子都匯集了水氣,身軀更是像虛脫般的滑落至地,幸而眼明手快的風嵐零接住了他,連忙跟竹茗著急的問曰: 「松花怎麼了!?」 抽咽了兩三下,梅妍說出驚人的事。 「松花、松花她……死了。」 * **** 「怎麼會這樣……」 風嵐零雙眸無焦距的望著掛在樑上的軀體,那早已是冰冷冷的屍體了…… 「唔、唔…早上,我想來端早善的時候……當時只有我一個,正當我走進廚房時,就瞧松花懸在上頭了……」 梅妍癱坐在地上,她與竹茗兩人相依畏緊抱著,松花可是她們最好的姐妹啊!在宮中是非爭擾的地方,她們三個是唯一能交心的好友……如今,少了一個。 輕輕一躍,風嵐零縱身於梁上將松花的軀體抱下來,他背對著竹茗她們,讓她們無法看到他的表情。 「…公子……?」 「別哭了……我相信松花也不願看到你們這個樣子, 「因為她一直…都是那麼溫柔體貼的女孩啊……你們這樣,會讓她好生難過的。」 抱著松花的風嵐零轉過頭面對癱軟在地的小俾女,淡淡一笑;說著這些話的風嵐零並沒有流下半滴淚水,看起來就像這事沒發生過一樣,並不是他無情,而是他早已習慣。 生死交替,這畫面他看過多少次了,親人流淚的畫面,更是多不甚數,更何況是對他的辱罵。 而且,望著懷中蒼白的臉龐,風嵐零知道事情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松花沒道理上吊自殺,平常的樣子也似乎沒有什麼惱人的事纏著她,如果她不是自殺 那究竟是誰?為何要這麼做? ***** 慎王府 「本王爺交代你辦的事……你可辦好了?」 慵懶的,軒轅慎坐在大廳的椅子上問道,反觀他的慵懶,軒轅雁是羞赧了整張秀氣的臉,因為他正坐在他的腿上,而對方還不顧旁人眼光的撩撥著他的大腿,這讓他顯得十分的不自在。 「回王爺,這事為臣已經辦妥了……就差那時間。」 「時間是麼……也罷,再久本王都等過來了,那怕是這短短的時間。」 「…慎……」 因為離著他最近,軒轅雁望著對方冰冷的眸子裡有著仇恨,心疼的伸出手撩過對方額前遮掩的瀏海,在快碰觸的前一刻,對方的大掌便握住那纖細。 「不過……以那傢伙的能力來看,要捉到他也是件難事。」 「慎、慎!」 軒轅雁沒想到對方這麼毫無顧忌的當眾做這羞人的事。 柔軟的舌,一吋一吋的滑過細長的指節,並將纖細的指頭含入口中加以吸吮,直接目睹讓軒轅雁羞紅的低下頭,不去看對方害臊的舉動。 「那依王爺看該如何是好?」貪婪的眸子望著王爺懷中的人兒,有著猥瑣,那羞人的模樣真是挑逗人心。 「找出他的弱點。」 以舌彈指,軒轅慎自然看的出部下被懷中的人兒挑逗著慾火焚身,他倒是不介意將人兒羞怯誘人的模樣洩光,因為人兒的心在自己身上,思咐至此,陰冷的眸子又暗了幾分,可低著頭的軒轅雁無法去注意。 「弱點……?」 說到這可就困難了,因為那人在印象中是與弱點牽扯不上關係的。 「有的……他有弱點。」 想到這點,他不禁笑了出口,他可是等了好久,終於等到可以算得上是那人弱點的人,他在心中嘲笑:呵……當年的我保護不了,你又行麼? ***** 「……祝皇上龍體永保健康,早日誕下的皇子也能風調雨順,不受安擾。」 瑩柳滿懷笑意的說著祝賀詞,但又有誰知道她是否真心,不過不管真心是否,今日太后的心情可說是滿懷欣喜。 「好好好……瑩柳妳可真是惹哀家窩心。」 「謝太后誇獎。」 「不知道零姊姊今日會給皇兄帶來什麼禮物!」 軒轅思看著今日百官們帶來千奇百怪的禮物,讓他更興奮平時就很逗趣的風嵐零今日會帶來什麼樣的驚喜。 他的期待,可他的兩位皇兄卻不是;軒轅御和軒轅商兩人平時的表情都帶著擔憂,其實水月居外頭平時就安插著自己的人,小俾女上吊的事他們今早就通報得知了,他們很擔心風嵐零會不會跟著出事。 「嘖……好端端的怎麼會出事呢。」 「放心吧……零他也不是省油的燈,不會有事的。」 「呵呵……原來皇弟這麼擔心皇兄的妃子啊。」 托著腮幫子斜睨著自家弟弟如此擔憂的談論自己的妻子,軒轅奕笑說,松花的死,他自然在第一時間內知曉,只是沒想到他的弟弟們會這麼擔心。 「呵…皇兄不也是很擔心?」 說話者是軒轅慎,他一臉笑盈盈的望著皇兄,他的笑容跟軒轅商很像,只是多了分邪魅。 「是啊。」 漫不經心的回應著,軒轅奕總是有著任人猜不透的表情,他說著擔心,事實上根本沒有人知道是否屬實,想要查證,也需能忍耐他給人的窒息感,呵……誰道他無情。 「水月妃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