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5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雲綱-第一封手書

第一封手書 九年,一段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時間,但卻可以把所有人事物改變,該說不可思議嗎?或許吧……可是這段時間,卻依然改變不了大空,那個包容一切的空。 並盛中,不管過了幾年,這裡永遠保持著活力,一點都沒改變,或許是那個人在支撐著的關係,因為這裡是那個人最愛的地方啊…… 「你在做什麼?」 里包恩面無表情的看著拿著拆信刀把玩的彭哥列十代目,真不是他要說,最近的阿綱越來越愛發呆了,一有時間就是拿來發呆,難道除了這個他的人生就沒有其他的嗎!? 雖然里包恩的想法裡有點誇張,不過有些地方也說對了,澤田綱吉最近的確很容易就發呆,而且還是盯著現在手中拿著的拆信刀發呆,那也不是把精雕細琢的拆信刀,只是一把有著精簡刀紋的普通刀子,可偏偏就是這把簡單在不過的刀子把我們的彭哥列十代目弄得人在心不在。 蜜褐色眸子稍稍抬起看了已從可愛變的俊美的老師,隨即又放下,說道: 「資料都處理好了,蓋章也蓋好了……沒什麼事可做我只好發呆囉。」 「喔?」 聽到對方這麼說,里包恩頗有興趣的看著擱置在旁的一疊資料,果然都蓋好印章並且都有寫上建議說明了,速度這麼快呀……里包恩在心中有些小吃驚,但僅有一些而已,因為他知道是什麼原因導致的。 正想壓低帽沿卻不經意的望向落地窗外的風景,瞧了瞧,里包恩彎起一抹笑,「人來囉……」 一聽聞,澤田綱吉的身體似乎怔了一下,轉頭的速度更讓人有種不協調感,注視著,蜜褐色的眸子在看窗子外的風景有些晃動,那是一頭讓人無法直視耀眼的金,是了,那是加百羅涅的十代首領,跳馬迪諾。 但吸引他的並不是那頭金,而是那宛如太陽影子般的黑,亦步亦趨的跟著在太陽身後,那是他的雲之守護者,雲雀恭彌呀…… 看著澤田綱吉的視線從方才到現在一直停留在雲雀的身上,里包恩收起笑容,澤田綱吉喜歡雲雀恭彌的事眼明人都看的出來。 只是,若要說最接近雲雀恭彌的地方,比起彭哥列,跳馬迪諾在的加百羅涅是最接近他的。 在白蘭那個事件的時候澤田綱吉一直有件事情想不透,那就是為什麼他會葬身於並盛,照理來說身為義大利第一黑手黨的領導者,應該處身於義大利,這不是他的老師一直強調的事嗎? 不過現在的他已經了解了這是為什麼了。 ……因為那個人一直在這裡呀。 看著兩人的身影在眼中消失,澤田綱吉收回了視線,任由微風吹散他留長許多的髮尾,踱步至辦公椅前坐下,等待外人的通知。 「澤田先生,跳馬先生已經到了。」 「我知道了,謝謝你巴吉爾。」 看著巴吉爾關上的門,澤田綱吉深呼了好幾口氣,讓心平靜了點之後,隨即雙手交握等待著門再度打的那剎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