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5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雲綱-第二封手書

學長……他是他的上司啊,卻只能永遠喊著學長這個詞,因為他們之間的距離不曾近過,真的……很可悲哪。 「好久不見了呢!阿綱,許久不見你變的更漂亮了。」 「怎麼連迪諾先生也這麼說……漂亮這個詞不是用來形容男生的。」 阿綱無奈的笑了下,這個詞他不知道從多少人身上聽到過,一開始的反應是很激烈啦,但久而久之習慣之後就沒有那麼反感了,只是難免覺得怪詭異的,而且要說漂亮的話,獄寺、藍波、史庫瓦羅還有眼前的迪諾都要比他來的漂亮多了。 「呵呵……個性倒是沒變呢!」 「唉……迪諾先生你就別損我了,不說了,來談正事吧。」 看也不看,阿綱逼自己不要去注視那不斷吸引自我注意力的身影,那會使他錯亂,一直以來都是;深呼了一口氣,阿綱強逼自己有著死氣的氣魄。 「關於提妮啦家族的事,我是不會退讓的。」 「這件是我也不可能會同意的!要你一個人去赴約,這簡直是笑話!阿綱……你可別忘了白蘭事件,難道你要從蹈覆轍嗎?」 第一次的十年後,因為白蘭所持的家族叛變,導致彭哥列一度滅亡,所以今日提妮啦這個有著強大野心的家族提出彭哥列十代目的單獨對談,這任誰也不可能答應條件,他們的澤田綱吉竟然同意了!?這簡直是跌破所有人的眼鏡。 「從蹈覆轍嗎?會不會我不知道,但是這件事我已經決定好了,我不會改變主意的。」 是的,這個家族的野心他是知道的,但是這次他必須靠自己解決,因為若是一個弄不好,死的不只是他,還會連帶所有彭哥列的人,他怎麼能容許這種事的發生。 「阿綱──」 「Giotto說過,要毀滅、要繁盛都隨我,我這麼做想當然是爲了讓彭哥列更加繁盛,但是如果我這麼做是爲彭哥列帶來毀滅,那麼,我只能說我對不起Giotto。」 Giotto,名留於所有黑手黨之間的傳奇人物,不管是那果斷的手段、強大的能力都是讓人無法忘懷的;澤田綱吉在十年前見過這人,他一輩子也忘不了那個與自己相似卻完全相反的人,他甚至,喜歡過對方,喜歡上那個與自己有血緣關係的人。 但後來他發現到,自己其實只是把那個人看作雲雀恭彌,因為那兩個人有著相同的地方,冷淡、果斷,這是他們的相似點,但是自己真正渴望的,還是那朶浮雲。 「唉…看樣子你是真的不打算退讓……」 迪諾看的出來對方是認真的,而且是再怎麼勸說也不會改變主意的地步,既然如此也只好自己退讓了,「只是── 「你一定要確保自己可以平安無事!一有什麼不對進的部分,這件事就要取消!」迪諾一臉正色的說著,澤田綱吉是他們的大空,如果大空倒了,那麼這個世界會崩塌的,所以他們要絕對杜絕這種事發生。 「放心吧……不會的。」 就像是洞察到對方的想法,阿綱露出一抹笑,那笑容十分的輕、十分柔,這笑容十年來一直都沒變,就算身處在這種人心險惡的地方,他依然保持著如此乾淨,這就是,一望無祭的大空啊…… 殊不知,那雙黑眸從一進門就一直注視著自己,澤田綱吉繼續跟迪諾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直到迪諾察覺時間有點晚了,起身說: 「那,就這樣囉。我還有點事就先走囉!」 「啊啊……雲雀學長等一下!」 眼看那抹黑就要消失,阿綱不自覺的加大音量,說完之後才發現自己的聲音似乎過大,便露出跟剛剛截然不同的笑,很尷尬啊…… 「嗯?」 黑色的眸子再度飄來,注視著這個跟方才完全不同形象的人;學長……多麼可悲的稱謂呀,不管過了幾年,對方永遠是那個只能遠望的學長,他們之間的距離因為這個詞,離的好遠。 「那個……有任務需要學長執行。」 阿綱不安的握緊小手,他的慌張旁觀的兩人看的一清二楚,迪諾嘆了口氣,有些無奈的笑說:「那恭彌我先回去囉。」 聽著迪諾無心的稱呼澤田綱吉愣了下,隨即苦笑,笑的不只是因為對方和那個人有多近,還有那個人望著對方離去眼中帶著的微笑。 贏不了,真的贏不了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