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5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雲綱-第三封手書

澤田綱吉不安的雙手交握,一邊偷窺著坐在對面正看著資料的男人,現在房裡就只剩他跟男人了,里包恩剛剛一面竊笑一方面送迪諾走,真的太過分了!明明就知道他最不擅長的,就是面對眼前的男人。 啪沙…… 只是些微的聲響便讓阿綱冒出些許的冷汗,他抬頭覷著眼前的男人,只見對方挑著眉似笑非笑望著自己說: 「這種任務要我出馬?」 抖了一下,澤田綱吉因為對方的話驚慌了神情,只因為那語言中透露著不屑,他怎麼會忘了呢?忘了對方是最討厭懦弱的人……而自己,總是懦弱的象徵,但那是以前了,爲了接近對方他已經改變了,既然如此,他就必須強韌! 「或許雲雀學長覺得這個任務很簡單,但是這個任務的確需要學長的幫忙這毋庸置疑的,不僅如此,這次我和骸也會一同出這個任務,詳細的任務內容,必須要當天才予以告知。」 喔?聽了這個消息雲雀總算露出頗有興趣的表情,草食動物跟六道骸?草食動物先不說,六道骸這個人他是記得很清楚的,那個跟小嬰兒一樣可以跟自己抗衡的男人,如果是說連他都要出這次的任務話,那麼這次的任務的確有可看性。 勾起唇角,雲雀完全不知道這張邪媚的臉龐再次打擊到眼前人的心,完全克制不了自己的心跳,阿綱只能祈求自己的心跳聲不要那麼大。 「如果是這樣的話,這個任務我接了──希望你不會讓我失望。」 **** 看著那揚長而去的M-Benz SLR,眼神有些空洞的澤田綱吉闔上眼低著頭,再次轉身張眼時卻微微愣住。 「阿骸?」 「呵呵呵呵……你總算注意到我了,親愛的彭哥列。」 撥了撥右邊的劉海,六道骸踏著優雅的腳步走向阿綱,在不到兩步距離時左膝下蹲,右手舉起對方的手背,在那上頭輕輕一吻,宣誓的動作,自從眼前人毫無猶豫的將自己帶領光明中,這個舉動永遠伴隨著他們相見時。 「在這裡多久了?」澤田綱吉望著起身的男人問,對方看起似乎呆很久了。 「呵呵……不久,在你跟雲雀恭彌討論任務的時候。」 那還瞞久的吧……阿綱在心中無奈的反駁,六道骸對於自己的心意也是眾所皆知的,好幾次他要對方試著追求另一個對象,但總被對方的一句話堵的不能說。 『那親愛的彭哥列,你可不可以不要在追逐著那朵雲?』 於是他了解了,原來他兩是如此的相像,都是無法放棄的人,哪怕是想,也只是心有餘而力不足。 「我也只能用任務留住他了。」 倚著牆面,阿綱喃喃說道,六道骸是他唯一可以全然說出心聲的人,他知道這樣很過分,面對喜歡自己的人,卻還不斷的再他面前說出另一個人的名子,這是不是很傷人? 『離我遠一點吧……如果痛苦的話。』 他對他說過,他要對方不要像自己一樣,所以他狠心的說出口,只是當他面對對方溫柔的眸子時,他又後悔了,因為他看到了無悔。 『辦不到呢…綱吉……因為我好像無法離開你,或許我是個自虐者吧?看到你對我敞開心房,嘴裡說著他人的事……我還是很開心唷。』 這感情路上沒有誰對誰錯,但是他卻覺得,他好對不起眼前的人,無法回應、無法給予,卻一次又一次的依賴,他,好差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