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4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APH 露中-搞什麼鬼?上

APH 露中-搞什麼鬼? 王耀看著走在前頭的四人,在看看烏漆馬黑的四周,想著自己今天應該是頭被打到不正常了吧,所以才會答應『探險』這種小孩子玩的遊戲,唉……他都上了一把年紀了,竟然還陪這群小鬼玩這種遊戲,上司要是知道了,大概又不知道要怎麼取笑他了。 「唉呀,耀君會害怕嗎?」 身旁的伊凡.布拉金斯基彷彿想要氣死自己這麼說著;皺起眉頭,王耀用著「你在說什麼鬼話」的態度,王耀扯著嘴角說著:「怎麼可能啊嚕,笨蛋。」 拉開對方摟著自己肩頭的手,王耀看也不看對方,但是他還是可以知道對方在黑暗中仍是維持一貫的笑容,看著前頭拉拉扯扯的四個人,王耀忍不住出聲:「喂!」 「哇!!」 「啊!!」 「馬修小寶貝!」 喂喂……他只不過是出個聲而已,有必要嚇成這樣嗎?還有人竟敢趁機在那邊吃別人豆腐?王耀耐著性子問著:「我可以走了嗎?你們要玩就自己玩阿嚕。」 「哇……我看你這傢伙是怕了吧,哈哈哈,放心啦!身為英雄的我會保護大家噗噁──」 等不及阿爾弗雷德說完話,王耀不慎克制的一腳踢中對方的腹部,居高臨下的對著他說著:「不好意思,我的腳不小心滑了。」 他今天的脾氣很不好,因為出門前自己珍藏的古壺竟被他家那個得了成人智障的弟弟打破,而他弟弟還拍著他的肩頭對著他說:「我相信大哥一定不會介意的!」 接下來的事情他也懶的再去回想,至於為什麼會跟這群人一起玩探險遊戲,也是因為他腳下這個白痴突然興起的遊戲。 「唉……我要回家了。」 王耀忍不住回頭就走,這時一個冷顫令他停下了腳步,瞬間女人的尖叫聲從房子底部傳來,讓六個男人臉上都滑了一滴汗下來。 「哈哈…看來是某位女性不小心看到蟑螂了呢。」 「白痴,我都說過我這間房子沒人住了,。哪來的女人啊。」 「那……那是什麼聲音?」 抱著白熊的男人問著,他豪不在意自己身上掛了個人,重點是剛剛他們六人的確都聽到了聲音,而且那聲音十分的淒厲,讓人雞皮疙瘩都上來了;王耀皺起眉頭,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事,剛剛一瞬間身體傳來的冷氣,讓他沒有注意到自己在那一刻拉住了身旁的人。 「怎麼了耀君?身體不舒服嗎?」 伊凡.布拉金斯基用手背抹去對方的汗水,他樂見於對方拉住自己,這樣的王耀令他覺得十分的可愛;讓著對方為自己擦汗,王耀放開拉著的手,往前走著。 「我要去看看。」 * **** 「吶、我們回去吧,下次在探險也很好啊。」 提起這個主意的阿爾弗雷德這麼說著,一旁的亞瑟.柯克蘭雖然也是很害怕,但仍罵著對方沒出息,爾後兩人又忘記害怕而吵了起來,至於法蘭西斯這變態則從頭到尾都黏著馬修.威廉士,也不知道他是否真的害怕。 往前走著,王耀覺得這棟房子的底部一定有什麼,因為他覺得越往裡頭走,身上的寒氣也越來越重,說到底現在是秋天,但也不至於讓人發顫。 「咦?」 覺得脖子一個暖活,王耀才發覺自己的頸上多了個圍巾,他記得這是…… 「披著吧,看到你這樣我會擔心的喔。」 伊凡.布拉金斯基的熱氣吹拂在耳廓,讓原本寒冷的軀體瞬間發燙,王耀拉著殘留對方體溫的圍巾,小聲的說著:「…多管閒事……」 「我說亞瑟啊,你這棟房子有多久了?」王耀將圍巾收好在脖子上問著身後的男人,他跟亞瑟.克柯蘭有著一段孽緣,雖說他的年紀比他大上很多,但是因為許多事,令他們的關係不算好,也不算太壞。 「嗯……我想想,大概是100年前買的,大概只住了一兩次,所以對這裡的情況不是很了解。」 「你這孩子也太奢侈了吧……」 王耀聽著對方的說法忍不住拿出家長的風範罵著,現在的孩子真的是越來越不知足了,王耀在心中感慨著人事萬物隨著時代的變遷,失去許多該有的感情,嘆了口氣,這就是時代進步所交換的條件嗎? 「……好痛苦…」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王耀愣住,他側過身看看四周,注意到他的異狀的伊凡朝他的方向看了看。 「怎麼了嗎?」 「聲音……沒有聽到嗎?」 「嗯?什麼都沒有阿。」 可是他明明聽到了啊……還是自己想太多了?王耀在心中盤算著,此時聲音再度傳來,這次聽到的不只他,就連亞瑟.柯克蘭也聽見了。 「…該不是妖精?」亞瑟問。 「不…我想沒有一個妖精會發出這種聲音吧。」阿爾彿雷德很不給面子的說著,遭來亞瑟的怒視,他倒也不是很在意的聳了聳肩,讓人看了覺得有些欠打。 「就我看來,我也覺得不是妖精阿嚕…這個氣息太充滿負面了,妖精這種純潔的生物是不可能會有的。」 王耀這四千年來可不是白活的,平時亞瑟所說的他只是裝作沒有看到罷了,畢竟崇尚靈這種習俗可是他國的風氣,想當然他自然是都看的到,是說……這樣對亞瑟會不會太過分了? 「走吧,就在前面的房間,氣氛是從那傳出來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