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5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星語-第四章

第四章 此時的風嵐零已卸下那令人感到錯愕的妝回到藍月居,當他回來的途中,不知嚇傻了多少人,當然,他本人並沒有發現,因為他已經氣到無法注意周遭了。 「啊~~那個軒轅奕真是隻豬、豬、豬!」風嵐零大聲嘶吼,完全不故是否有人耳尖聽聞。 「公子,息怒,息怒...」松竹梅在一旁勸說。 「那個大豬頭分明就是找我麻煩!」氣憤的說著,方才軒轅奕不管說什麼都是衝著自己來,他簡直快被他氣瘋了。 一旁的小羽見自己主人如此的氣憤,不禁想...那個皇上還真不簡單,連一向不容易氣憤的主人都可以弄成這副德行....... 「公子,說話要有禮節,不可以直呼皇上的名,更不能侮辱皇上...」竹茗淡然道,他這個公子待他人明明就十分溫柔,可偏偏遇上皇上就不知禮節兩字怎寫,還好皇上喜歡跟公子這般玩弄,要不,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嗚...小竹..連你都幫那個豬頭...」風嵐零一副泫然欲泣的樣子,讓人看不出是真難過還是裝的。 「吱吱唧喳唧唧吱吱...?」(主人是因為第一次跟那麼多人相處,所以頭腦有點怪怪的嗎?)小羽看著風嵐零從來沒有的邪惡動作,不禁為風嵐零的腦子著想。 「呃...這...對於皇上,當然要有禮貌...」竹茗見他這個樣子有點不知所措。 「總之,你就是...要幫他就對了...」風嵐零依然是很傷心(?),但在沒人看到的一角風嵐零嘴角邪惡的上揚,嘿嘿...原來竹名的弱點是這個... 「呃...這..我...松花,你來說說吧...」竹名把責任丟給一旁的松花「竹、竹茗!?」松花先是驚愣了下,隨後對上風嵐零那張淚眼婆娑的臉蛋。 「啊我!這、這、這...啊!梅妍這你比較行,你來!」「咦-----?」看他們互相推託,風嵐零一直強忍著上揚的嘴唇。真是有趣... 「吱....」主人怎麼被藍主人上身了... 看著其他二人把責任丟給自己,梅妍不禁慌張了起來,「..這...公子您不要哭嘛...就、就您說的都對,皇上他、他是個大豬頭啦--!」 『啊?』 風嵐零和其他兩人呆愣的看著她,這音量...還不小呢...言意之下就是音量大到不聽見都難到;似乎是感受到大家的目光,梅妍不好意思的低下頭。 「呵呵...哈哈哈...」看著這樣的他們,風嵐零終於忍不住大笑了起來。 「公子,您終於笑了呢...」 「呵,還是梅妍有辦法...」 「那是當然的!」 「什麼當然!下次不准再說這麼無理的話...」見到風嵐零開懷大笑,松竹梅終於放鬆下來了。 唉...小羽無奈的想,你們都被騙了...不過, 「呵呵...你們人真好,你們可是我第一次交到的朋友呢!」風嵐零笑道,這大概是他生平第一次如此的開懷大笑,但是他的話語卻引來她們的疑問... 「咦...?」第一次...? 「七王爺,八王爺駕到!」 七王爺,八王爺...?就是方才那兩個可愛的孩子吧... 「參見王爺。」一旁的松竹梅見到他們趕緊下跪。 「免禮。」雖然是孩子,但身為皇族的氣勢,果然還是跟普通人截然不同,這時,風嵐零察覺到竹茗的目光,奇怪?竹茗幹麼擠眉弄眼,嘴巴還念念有詞... 『香圭』(竹茗:下跪!)香圭是什麼?吃的嗎?竹名餓了嗎? 風嵐零對著竹茗比著肚子並用嘴型說:『你肚子餓了嗎?』竹茗突然想撞牆自殺『不是』『下跪』,在風嵐零的解讀是 "不是?香圭?"啥?不是肚子餓...香圭、香圭?到底是啥啊?攤手,風嵐零表示放棄,終於,竹茗也忍不下來,大喊: 「下跪!!」 「啊?喔!參見王..」 「不用了啦...」 我還沒下跪,他們就笑著開口說不用,而一旁的竹茗呢?呃...用著一臉恐怖的表情看著自己,唉...我慘了...風嵐零已經想到他往後會被竹茗如何操了... 「請問王爺來是...?」 「我們是來看水月妃姐姐的...」 「是啊!水月妃她在哪呢?」 他們環顧四周的找著,但都找不到他們想找的人。 「呃...我在這...」風嵐零指著自己無奈的說著,看來...那個妝還真厲害呢...... 「咦?」他們像似定住的看著我,眼神中帶著不可置信『怎麼可能!?』 「呵呵...我真的是水月妃啦...」看出他們的心聲,風嵐零好笑又無奈的說著。 「咦---?真的啊!?」 「還真看不出來呢...」 風嵐零覺得他們的反應十分有趣,尤其是軒轅司更是可愛,要不是梅蘭竹菊的提醒,風嵐零還真以為他是八王爺。 「原來水月妃姐姐長這麼好看啊!」 「是啊...」 「呵呵...王爺你們好可愛呀...」 「不要叫我王爺,叫我司!」軒轅司笑著,司給人的感覺比較孩子氣,長相也比較稚嫩,「叫我琉就好...」琉輕聲說著,相反的,琉給人的感覺就比較成熟,長相成熟許多。 「嗯...那你們也叫我零吧...」出奇的,很少接觸人的風嵐零,意外得喜歡眼前這兩個孩子。 「原來你們已經有15啦...」風嵐零不可置信的看著,若要說琉還有像,可司就...看起來只有12..... 「呵呵,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這麼說呢...?」 「是啊...」 房裡只剩下風嵐零跟司、琉,雖然是第一次見面,但是雙方都聊的很開心,這時,門外再度傳來了侍衛的聲音。 「三王爺駕到!」 「商哥哥也來啦!」 「依三哥的個性,應該也是對零姐早上的事有興趣吧...」琉說著,畢竟他跟司也是因為這個原因才來的。 「呵呵...」面對這種情形,風嵐零只能乾笑。 唉...怎麼反而造成反效果了..... 過不久,果然見到一名臉上掛著笑容相當俊美的男子走進來。 「參見王爺。」其實風嵐零本來就是個有禮節的人,只不過這陌生的環境讓他不太適應罷了...還有一點,是記取剛剛的教訓。 「免禮。」軒轅商笑臉迎人的說。 「謝王爺。」 風嵐零抬起頭,看著眼前得男子,「你是水月妃?」他帶著點疑惑問著,但臉上依然帶著笑容,在那笑容中似乎有著絲絲艷。 「啊...是的...」不知不覺,風嵐零看著軒轅商的笑容,有點被迷住了。 ...好像喔…… 「果然商哥哥也嚇到了對吧!」司一臉高興的跑向前道,而琉也跟著走向前。 「你們也在這啊...」雖然是問句,可,軒轅商的臉上並沒有驚訝,好似早猜到這兩個好奇寶寶會來。 「因為零姐姐很好玩嘛...」司笑著說,不禁讓風嵐零露出個無奈的表情,好玩...?我可不是玩物啊..... 「哇啊~~」突然被軒轅商放大的臉嚇到「做、做什麼?」一時之間風嵐零又忘了身為女孩子家該有的羞澀。 「嗯...你的眼睛...」軒轅商用著笑臉直視著風嵐零的眼睛。 『是棕色的眼睛呢...』 「是棕色的呢!」在他心中這麼想時,同時也說出口 「咦?是呀.……」 『真漂亮...』 「真的嗎!?」司高興的說著,導致風嵐零沒聽到軒轅商的心聲。 「哇~真是棕色的呢,而且好清澈、好漂亮呢!」司像似發現什麼寶物,高興的直喊著,小手依然是緊捉風嵐零不放。 「呃...司,你不要靠那麼近嘛...」現在司的臉可說是快直接貼上風嵐零的臉,登時「司,別這樣,零姐會被你嚇壞的...」琉的聲音聽起來有點冷淡,風嵐零利用眼角瞥了琉一眼,發現他的臉部下降了不少...呃...怎麼覺得琉好像在吃醋,還有點恐怖呢..... 「好啦、好啦...」司有點不甘願的離開,「好了!時候也不早了,司...我們該走了...」琉依然用那冷淡的語氣說話「喔...好...」看的出司還想多待會,不過琉的命令讓他不得不聽,爾後,他又露出個甜死人不償命的笑容。 「零姐姐,改天我和琉會在來的!」 「嗯。」 於是,藍月居只剩下風嵐零和一直微笑的軒轅商兩人。 「王爺...一直笑不酸嗎?」風嵐零沒來由的問著,讓軒轅商眼神閃過一絲訝異「為何這麼問?」依然帶笑問著。 「我看的出來,王爺只是表面上笑著,但心中卻不是真正的在笑...」風嵐零淡淡的說著,神情淡然十分的溫柔,而軒轅商則是先愣了下,隨即露出個柔情似水般的笑容。 「呵...王爺這才是真正的笑喔!這樣的笑容才適合你。」沒錯,那個人也是一直這麼笑著,而那笑容也是他發至內心的笑。 風嵐零笑道,他的笑容軒轅商全收在眼裡「別叫我王爺,叫我商。」「好,那也請你叫我零吧...」風嵐零也不怕直接說出自己的小名,反正...只是小名嘛..... 「嗯,零...這個給你...」軒轅商從袖襬中拿出個精緻的玉佩,風嵐零疑惑的接過,「咦?這個紋路怎麼剛方才司跟琉給的手鐲即髮釵一模一樣?」 「這是信物。」原來司跟琉也有送啊...不過我應該不用擔心吧... 「信物?」 「是啊,只要是皇族的人便會有刻有相同紋路的信物...」是送給心愛的人的禮物...這句話,軒轅商自然沒有說出口,低頭注視的風嵐零理所當然也沒有聽見... 「喔~難怪上面都刻有你們的名字...」風嵐零收到的玉鐲、髮釵以及軒轅商送的玉佩,分別都刻有司、琉以及商的字眼...奇怪,好像..... 「這信物有很大的權力,凡是在我們的權力範圍,只要你持有我們的信物你就可以大大方方的走來,量誰也不敢對你樣...」 「是喔...」風嵐零並不是很專心的在聽,因為他腦中正不斷的回想某件事..... 這個紋路...我好像在哪見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