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50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星語-第十八章

「水月妃到!」 風嵐零就像一個開關,他關掉所有人的呼吸,讓在場所有人屏住呼吸一瞬也不瞬的盯著他瞧,就好像看到了什麼稀世珍寶。 並不是他長太過美艷亦或是俊帥,而是他渾身散發的氣息;身上披著的黃色薄紗隨風飄逸,配合著他如踏輕雲的腳步讓人覺得似幻似夢,今晚,風嵐零不一樣了。 「皇上吉祥、太后吉祥。」 「平身。」 「謝皇上。」 今晚的風嵐零跟以往的他判若兩人,不論是舉止亦或是體態,都讓人覺得耳目一新,對於他這樣的改變,軒轅奕不自覺加深臉部笑容;反倒是夢顏,或許是因為知情風嵐零的真實性別,倒讓她感到有些怪異,可,臉部依舊少不了紅暈。 「今日,為了慶祝皇上和秋夢妃共結一子,水月妃在此獻上一曲,以表臣妾的祝福。」 說著,風嵐零走向拿著琵琶的樂師,對他微微一笑,「可否借我?」 「咦、啊……當、當然可以。」 手拿琵琶,風嵐零的身子輕輕的跪坐在地,他調音的模樣毫不生疏,看似早已熟練有成。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不發出半點聲響,只是默默的看著中央的人越似夢幻的模樣,當然其中也有著看好戲的人,只可惜,那些人要失望了。 細長的指間輕輕的來回撥弄琴弦,柔柔的琴聲便悠悠的迴繞整個大廳,所有人都呆傻住了,呆著原因不只是因為那聲音柔和的要將人的心融化,更是因為那個演奏者的神情。 沉浸在琴音中的風嵐零假寐的眸子晶瑩而透徹,微微垂首的睫毛讓陰影呈現在那眸子上,顯得有些神秘,不時從唇中飄出的曲調,也柔軟的令人著迷,他,現下就是落塵的仙靈,有著出淤泥而不染的氣質。 「若有出錯之處,還請各位見諒。」 風嵐零謙卑的說著,他起身將琵琶還給仍在呆愣的樂師,對著軒轅奕欠安著;望著他,軒轅奕笑曰:「不愧是翎兒,彈的可真好。」f 「哪裡的話…皇上過獎了……」 軒轅奕的稱讚拉回所有人的思緒,很快的,此起彼落的掌聲響起,他的稱讚也令風嵐零粉嫩的臉頰多了些紅暈,只可惜在場只有離風嵐零最近的夢顏瞧得見,淡淡的……夢顏的眼中多了些失落。 待風嵐零入座之後,眾人又是提酒歡暢,看著一個個的臣子、妃子亦或是男寵,這些為了要取得龍心而獻上虛假禮品的人;風嵐零根本沒心情欣賞,他也搞不懂自己是怎麼了,他只覺得胸口悶悶的,好像就要發生了什麼事…… 拿起酒杯,老實說他根本沒喝過酒,所以他也只是拿起來放在鼻間嗅嗅,果然……他對這種味道沒有招架之力,蹙了眉頭,他提起又放下;他可愛的舉動皆落入那對正顯無趣的鳳眼,呵呵…不會喝酒啊……風嵐零大概不知道日後自己這個弱點會害慘自己。 很快的,就有人忍耐不了而提起立后之事。 「皇上應該早日立后,這也是為了展雲朝更良好的未來。」也不知是誰發起的宣言,接著所有文武百官們跟著應聲了起來,而且照整個情況來看,自然是由懷了龍胎的夢顏為后。 「奕兒…你認為呢?」 閉著眼,太后十分平靜的問著,她淡淡的一句話,便叫所有百官們朝著軒轅奕望去,原本闔上的黑眸在此時睜開,似乎是下定主意了;所有人被軒轅奕的眼神震得到吞一口水,其中也包刮了風嵐零。 闔上眼,他的心頭一次有了鬱悶的心情,夢顏就快做了皇后他該為她開心不是,可為何……他就是提不起勁,他在等人給他答案。 「朕認為──」 這是在三個字之間發生的事,整個會場被身穿黑衣的蒙面人從四方包圍,有人大喊「護駕」,隨即來的是手中拿著武器的士兵,雙方堅持不下,但是若要仔細判斷,是那群黑衣人佔了上風。 「呀──!」 「赫──!」 不愧是天生的王族,面對迎面而來的殺手們仍是應付自如,尤其是白紹,一邊抵擋著要攻擊軒轅奕的敵手們,又要一邊悄然的阻止想要接近霜的敵人,話雖如此,軒轅霜其實也無須對方的幫助,想必是對方過於擔心了。 即使士兵不敵黑衣人,在王爺以及白紹的快攻下,使得局面暫且保持不分軒輊;風嵐零隨著文武百官以及後宮佳麗的那群人一同守在牆角,由著人保護,但在此時,不同於其他沒有武力的他人,他瞧見了不得了的事。 「夢顏小心!」 原來在剛剛的混亂之下,夢顏並沒有隨著他們,她正混在亂鬥之中,這令風嵐零心頭繃緊了,而就在他還為對方提心吊膽之餘,餘光撇見一名黑衣人似乎察覺夢顏的落單,朝著她的方向殺了過去! 「啊──!」 鏘! 夢顏的叫聲在刀劍相抵聲之下停止,她怔怔的望著眼前飛散的髮絲,以及那佇立在身前挺拔的身影,她用她的櫻唇吶吶的開口:「…零……?」 「退後!」 不知何時風嵐零手持著刀為夢顏擋下這一刀,他一邊要著夢顏退到人群的地方,一面持刀向前,絲毫沒有女性的嬌弱;夢顏的視線絲毫沒有移開眼前如仙一般縹緲虛幻的身影,正確的說法是離不開,她的眼神很常見,就是那充斥著仰目以及愛意的神情。 零公子…… 「呀──!」」 明明是如此單薄的軀體,在此時卻有著駭人的毅力,不論是防守亦或是進攻,都有著強勁的力道以及準確;方才見他是女流之輩者,皆在目睹他的實力後紛紛使出全力,來面對這個稍閃之餘便會要命的敵手。 「哈…呼……」 好不容易有個空檔,風嵐零卻只能拿來喘口氣,因為眼前面臨的不是普通的敵人,每一個都有著很好的身手,就算他本身能力不錯,也無法一次面對這麼多的人,再加上他也累了……不管是身體還是心靈上的疲憊,自松花那件事後……其實他,累了。 「零, 小心後面!」 在夢顏的喊叫聲下,風嵐零才察覺深厚的危機,但儼然已來不及,那力道十足的一掌就這麼硬生生的打在他的胸膛上! 「噁……!」 一股作噁感湧上喉頭,他抓緊了胸膛的衣襟,他甚至感覺到自己開始冒起冷汗。 砰砰! 風嵐零知道那是自己心臟加速的跳聲,糟了……感到呼吸越加快速風嵐零暗叫不好,在這樣下去的話,我會── 「哈啊…哈啊……」 「零!」 「零姊姊!」 「娘娘!」 所有人的喊叫聲在他的耳邊隆隆作響,緊接著是頭頂上的陰影,他知道那是刀的影子,但他能做什麼?闔上眼,風嵐零並沒有做出任何逃脫的舉動,或許是逃不了,也或許是……他等了很久;意外的,他並不感到害怕。 爺爺…… 鏘! 同樣的刀劍相抵聲再次響起,只是這次聲音中多了點冷硬,而且這次風嵐零扮演的是被拯救的腳色;沒有感受到如預期般的疼痛,他疑惑的睜開雙眼,看著眼前罩住他的高大身影,腳色替換,這次的他是方才被自己拯救的夢顏,開口呼喊: 「…奕……?」 看著眼前高大壯碩的背影,風嵐零突然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壓迫感,他只能從側邊看到對方的神情,那是一雙沒有任何波瀾的眼睛;到底是什麼樣的環境可以讓他變成這樣,風嵐零不懂,他真的不了解軒轅奕這個人!不了解在他的背後,還存在著什麼樣的秘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