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4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星語-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看著眼前高大壯碩的背影,風嵐零突然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壓迫感,他只能從側邊看到對方的神情,那是一雙沒有任何波瀾的眼睛;到底是什麼樣的環境可以讓他變成這樣,風嵐零不懂,他真的不了解軒轅奕這個人!不了解在他的背後,還存在著什麼樣的秘密。 ***** 情勢到了最高點,而造成現在這種緊張氣氛的正是軒轅奕,現下所有人的視線皆在他的身上,更不要說是離他最近的風嵐零;軒轅奕的視線沒有落到在地的風嵐零,他筆直的望向前方的人,撇唇一笑: 「要找朕的人,先過朕這關吧。」 話說那只是一眨眼之間的事,沒有人能夠清楚的看到那一瞬間所發生的事,唯一能證實的,就是那黑衣人身上被刀劃開的痕跡,至侯頭一舉而下,看似輕鬆一刀,卻是狠狠的刺入。 所有人都停下動作,只是單單的注視那人的一舉一動,而就單只是個垂刀的動作,也讓人感受到霸王降臨渾厚的壓力,一個閃神,敵方的首領終於回過神來,怒喊著:「給我上!」 稍有回過神的刺客們聽到呼喊朝著相同的目標一擁而上,如果事後還有機會,他們一定會很後悔,後悔為何要這麼傻的去挑戰那個男人;近乎一半的敵人,他們的血都在那把默默無名的刀上攪和著,軒轅奕有著近乎神技的刀法,他哧著笑面對剩下少數無幾的敵人,意味著挑釁! 很想要上前與對方一決勝負,可是這麼做只是有勇無謀的行為,因此敵方首領的面具下似乎是咬著牙喊著「撤退」,頓時大廳上僅剩些許的黑點立刻向外奔跑,但,來不及了。 「白紹。」 「末將在。」 「朕要你活捉一人。」 「末將領命。」 這個命令,所代表的不只是將對方的情報調查清楚,更有著另一層涵義,其餘,格殺勿論! 在見到敵人退去後的百官們,原本驚恐不已的面孔又變回以往自是甚高的樣子,個個是急忙的上前奉承,只是都被軒轅奕正眼也不瞧的漠視過。 「零公子,您還好吧!?」 「夢顏…你的稱呼……」 「啊?對不起……」 因為緊張夢顏一時之間洩漏風嵐零的性別,所幸附近的人都走光了,要不真不知該如何做解,不過這時間還在乎這種事的,天底下大概就屬風嵐零了吧? 「我還好,不礙事的……」 「可是──」 「翎兒。」 軒轅奕沉靜的嗓音至上面傳來,聽見對方的呼喚聲風嵐零不但沒有抬頭,反而把頭低下去,「很痛苦嗎……?」 軒轅奕做了個令人驚訝的舉動,單膝跪著,軒轅奕竟為了一個妃子而做了如此大的舉動,這代表著什麼意思?軒轅奕抬起風嵐零的下顎詢問,不知是否是錯覺,風嵐零竟然從軒轅奕的眼中瞧見了擔心……甚至是溫柔? 「…臣妾……很好,請皇上放心……」 「不行,還是請御醫看一下。」 聞言,風嵐零緊張的抓住欲起身的軒轅奕,急忙的說:「不、不用了皇上!真的!臣妾只需要歇息一會兒就好了,況且……夢顏她比我更需要看看,畢竟她肚裡還有著另一個生命呢……」 風嵐零發現,自己說到最後竟然會感到難過,原本早已停下加速跳動的心臟,也在此刻產生刺痛,他有些難受的撫摸自己疼痛的地方。 「翎兒?」 軒轅奕不明所以的看著風嵐零突然起身,只見風嵐零垂著眼噙著笑說:「我……臣妾累了,想先回宮休息……告辭。」 別探討了……知道真相對他沒好處,風嵐零知道自己變了……在那次花園中,當他找到自己時,擁抱自己時……他對軒轅奕的感覺就變了…變的不再那麼單純。 看著風嵐零離去的方向,夢顏苦笑了下,她的眼神中有著了然,原來是這樣啊……可是零公子……逃避是沒有用的。 ***** 「那,零公子您早點睡。」 「妳們也是。」 唉…… 坐在床沿邊,風嵐零在心中嘆了口氣,現在佔據他心的已不再是松花的死,而是方才的軒轅奕。 那人總是捉弄著自己,保護自己的他是那麼的溫柔,讓人不由自主的想要去依靠,而面對敵人的他,卻又那麼的無情令人感到恐懼,每一次再見他的時候,就像第一次見面的人一樣,是不同的人啊……風嵐零發現,只要一直跟軒轅奕在一起,就可以發掘更多樣貌的她。 好累…… 原來無法看透一個人的心是這麼累的事,以前無法了解的事他現在終於了解到了,或許是真的累了的關係,風嵐零打了個呵欠,心想:睡吧……這些還是等以後再說吧…… 就當風嵐零懷著這樣的想法要入睡的時候,他突地的往旁邊一閃,驚覺著四周。 那是三枝飛針!就插在風嵐零方才所躺得位置! 「是誰!?」 拜託……他今天很累了,他想早點就寢也不行麼?「不愧是風門家的的孩子,在經歷過那樣的波折依然可以閃過攻擊。」那人就跟今晚出現的刺客一樣,全身一襲黑,就連面部也用黑布蒙住,很明顯的,他跟今晚的人是一伙的。 「你想……做什麼?」 警覺心響起,雖然這是一個連問都不必問的問題,但那人仍是很有耐心的回答他:「當然是──來取你性命的!」 話說,那名刺客持著小刀向風嵐零衝了過去;閃躲、迴避,風嵐零的動作看起來比先前吃力許多。 "方才沒能殺了他,這次一定要!" 透過顯露在外的雙眼,風嵐零看到那人的想法,這令他深感疑惑……他們的對象──其實是他!其實只要想想,今日所發生的事情,包刮松花的死,亦是今晚行刺的事情,都是向著他來的,但……到底是什麼人?為什麼要針對自己?現在的他都無從得知。 登時間,胸口再次傳來劇痛,這讓風嵐零一瞬間的行動力遲緩下來,眼見這種情況,那人自然是趁甚往他的胸口一劃! 幸而風嵐零這時不小心滑了一跤,閃過這奪命的一刀,但是……他的衣物卻沒來得及閃躲,就這麼硬生生的被劃破,平坦的胸前,就這麼毫無顧忌的袒露在那人的面前。 「你──男的!」 那人一瞬間就看出夢顏當初沒看好的事;風嵐零急忙的扯回破碎的衣服,可是那衣物早已沒了遮蔽的作用,那人瞧了這回事卻開始大笑:「哈哈……看來根本無須我動手了!」 "相信主子知道後一定會很高興" 那人這麼說著,同時也很篤信的想著。 風嵐零知道他所想的是什麼,但顯然已經來不及了……那人早就在他要攔下之前消失,風嵐零頹然的往身後柔軟的床倒下,那衣服他倒也不換就這麼穿著,如果那個想要加害他的人知道這回事,必定會大肆宣傳,因為他現在所犯的正是欺君之罪,可是要諸九族的啊! 「小羽!」 他突然喚來他心愛的寶貝,說也奇怪,明明消失許久的棕色松鼠,就被他這麼一喚而從窗邊現身,「盡快把這交給爹娘。」 他對著那雙大眼說著;那是爹娘出門前交給他的髮帶,他將它綁在有著鬆軟毛皮的脖子上,這是給他傳訊用的,以便連絡。 「吱──!」 望著小羽離去的方向,風嵐零對自己說著……睡吧。 只是他心中仍想著……要是軒轅奕知道了,會作何感想,又會如何處置他,一定會很生氣吧……徒然,他竟然會感到害怕。 要是……要是他也用那種冷漠的眼神看著自己,那該怎麼辦?那他一定會受不了,他回應自己的問題,那種冰冷如雙的眼神在自己身上移走,他的心臟肯定會負荷不了的! 那晚,他輾轉難眠,只要一闔上眼,想的、見的,都是軒轅奕冷眼旁觀的面容,不管他如何的解釋,哭的如何的傷心,對方依然是維持一貫的冷漠,好幾次他都被這樣子嚇醒,最後索性選擇不眠,要不他真的會崩潰。 因為,好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