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47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人生其實很簡單-第一章

而故事要講的是,一個人生有過3次離婚,目前正迎接第4次離婚的男人,老婆不但要求了高額的贍養費,還留了個剛上幼稚園的6歲兒子,如果只是這樣那就算了,目前由於金融海嘯的關係,連待了5年的公司都倒閉到現在已經失業將近快3個月,總總加起來只能有一個結論,就是這個人的人生沒救了。 「唉……」 嘆了口氣,想想已經年過30歲的人生,林貫勳覺得自己的人生真的是悲哀的很難熬,但是他知道世界上還有許多比他辛苦的人,令他無法學新聞上的人那樣帶著孩子自殺,至少他認為自己還是有希望的。 跟第四任妻子離婚已經將近半年,說實在其實是他不對,不應該對自己公司的工讀生有所往來,所以事後他無條件的接受妻子的索賠,但他完全沒想到,自己竟然也在隔天被那位工讀生騙走了錢…只能說是自己不對,所以這是應有的報應。 看著自己今天又早出晚歸,想想…所謂的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根本就不是這麼一回事,要不然他這三個月每天都早早出門找工作,卻有到傍晚才回家,得到的皆示「我們會在連絡您的。」這種打發式的話。 目前的生活還算好過,畢竟自己之前待的公司也不差,自己的職位也是部長……算算還有不少餘額,但是這樣還能過多久?畢竟他還有妻子的贍養費要付,兒子上小學也要付學費……天,這世界還真的是沒錢萬萬不能啊…… 「林明,爸爸來接你囉!」 林貫勳站在幼稚園門口喊著,隨後一名嬌小的身影出現於視現中,林明是他無法頹廢下去的原因,他雖然是妻子丟下的負擔,他卻是支持他繼續努力的希望,他至少希望這孩子能夠再他還再的時候活的幸福。 「爸爸!」 小小的身軀見到自己的爸爸欣喜的向前跑去,雖然媽媽不要他了,不過沒關係,因為他還有一個很愛自己的爸爸,牽起爸爸的大手,雖然他常常比其他同年紀的小朋友晚回家,不過沒關係,因為他的爸爸會拉著他的手兩個人一起走回家。 「今天要吃什麼啊?」 「我想吃炸雞腿!」 「嗯,那我們就來炸雞腿吧!」 * *** 『我警告你喔!要是你這次再不出席我就宰了你!!』 聽著那頭憤恨的將電話掛上的聲音,林貫勳在心中大大的嘆息著,同學會這種活動是一生中少不了一、兩次的,他每一次的同學會都因為跟他的離婚事情相撞,導致他已經有三次沒有出席了。 看來這次他在不去的話可能會有生命危險……可是林明該怎麼辦呢?如果他去的話誰來照顧他啊,正在苦惱的林貫勳沒注意到兒子來到他的身旁,拉著爸爸的衣角。 「爸爸你去吧,我自己一個也沒關係。」 「咦?」 他沒想到他一個才六歲多的兒子竟然會說這種話,可是接下來林明又給他更多的驚訝。 「反正晚上在家我一個人可以看電視,之後八點就去睡覺了,所以爸爸要出門就去吧。」 「呃……可是這樣好嗎?」 天哪……他在說什麼啊,竟然跟自己才六歲大的兒子討論這種事情,他真的是太沒用了阿,該說是他教的好,還是他自己太沒用了? 「沒問題的爸爸!」 林明笑的一臉開心,彷彿爸爸出門是一件很開心的事情,其實每個小朋友都是這樣的,因為自己一個人待在家有一種冒險的感覺,而且無拘無束的感覺讓人很開心,所以他才會說這些話。 「嗯……那你要乖乖的喔。」 「嗯!」 ***** 有人說,同學會的時候是最可以炫燿的時候;有人可以西裝筆挺,賓士轎車瀟灑出現、也有人迷你短裙、香奈兒、狄奧不離身,該怎麼說呢,他既不是第一種人也不可能是第二種人,就連勉強可供上檯面的小上班族的職位都沒有,他有點難過,不對,是感到一陣羞恥,想到自己的沒用,他又強灌了一口酒精濃度不知道是多少的烈酒。 同學會已經開始了近一個小時,剛開始還有很多人來到他旁邊噓寒問暖,一知道他離婚四次又失業了,變哄的一聲各自組團聊天去了.以前自稱是好兄弟、好哥兒們的那些傢伙現在個個事業比他好、婚姻比他美滿,真的是…… ──恨哪! 他一手拿著酒瓶,另一手軟攤在桌上,他想再灌一口卻沒什麼力氣。 「不好意思。」 很清朗的聲音,有些耳熟;當他抬起眼的時候,他花了半分鐘認清那個人,看著那人走進不遠處的人群堆裡,那套西裝的牌子說怪的是他竟然知道,不過這也要歸功於先前他的上司每天穿著那套名牌在他眼前晃來晃去他才會知道,不過,他倒從沒看過有任何人可以把那套西裝穿的像模特兒一樣。 不大不小的聲音陸陸續續傳到他耳裡,其實,他認出他是誰了. ──高偉哲。 他心底反覆唸了一遍又一遍,一種很懷念的感覺湧上,想到國中時候他們做的蠢事還有揮灑汗水的籃球賽事,眼前有些模糊,好暈。 已經不知道是幾點了,他迷迷糊糊地走在路上,其他人都叫囂著下一攤,但他可沒那個心情,也沒那個金錢可以陪著他們,更何況家中還有一個孩子等著他回去,如果再繼續混下去,怕他是一個父親都沒有做好。 街燈一閃一閃,總覺得就像他的人生總是隨著別人才可以發光;久久不見以前的好友真的是讓人感觸良多,他們班很特別,每個人都是很要好的,一群人總是在班上吵吵鬧鬧吵的老師每每都要罵說:都國中生了怎麼還跟幼稚園一樣,其實老師也是幼稚園的那一份子。 他跟高偉哲是男生的群首,由於高偉哲是籃球隊的隊長使得原本就很有人氣的他,更受學弟們的愛戴,而他雖然體育也很好,可是他並不打算參加任何的社團活動,因為家裡不勝富裕所以他必須努力的考到一所好的學校。 這時就算身為好友,可是他還是不免會忌妒高偉哲,不但家庭富裕就連原本國三前都不怎麼讀書到後來再努力,他的成績都漸漸追過他了,而且他還要身兼隊長職位,這樣的他,怎能讓人不去忌妒? 林貫勳就這樣逕自的想著以前的過往,完全沒注意腳下的東西,於是就這樣被塑膠袋的帶子絆倒,發出來的巨響讓附近的貓狗都發出驚嚇聲,甚至還有人大罵著:「誰呀?這麼晚不睡覺是失戀喔!」 好臭!林貫勳知道自己是跌近垃圾堆裡了,他應該要在第一時間內站起來,可是他覺得自己心有餘而力不足,而且他竟然覺得一包包的垃圾袋躺起來還挺舒適的,他不應該這樣繼續躺下去他知道,因為林明還在家裡等他,可是近期內太多的挫折讓他好想就這麼長居在這。 * **** 「唉……今天還真有點累。」 高偉哲無奈的笑著,見到許久不見的同學他是挺開心的,而且還見到他以前可以稱為死黨的傢伙──林貫勳。 可是那傢伙似乎不太記得自己,看著他坐在他旁邊,對方甚至連看自己一點都沒有,說實在還挺讓他感到挫折的,他也不是沒有想要跟他搭話,只是時間過的久了,他也不知道一開口要說什麼,因為他也從大家口中聽到,他又邁入第四次的離婚,而且這次還留下個孩子給他。 他自己也離過一次婚,也是在最近,原因是兩個人對彼此本來就沒有什麼特別的情愫,會結婚也是因為雙方父母的關係,所以離婚是遲早的事。 不過一個人離婚了四次還真的是蠻悲慘的,所以當下看到他他才會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雙手插在西裝口袋裡,剛剛一夥人都對他喊著繼續下一攤,可惜他明天還有工作沒辦法奉陪,想著以前都是他叫著別人繼續,他不禁笑了出來。 「咦?」 看著前方路燈照亮下的垃圾堆似乎躺著個人,而且看那情形那個人好像已經熟睡了,高偉哲不免加快腳步趕快通過,在路過的同時他瞄了一眼,瞬間停下腳步,那個人……不是林貫勳嗎? 為了更清楚看是不是他所認識的人,他毫不在意垃圾堆的臭味將身子往前靠近,的確……那真的是他今天在同學會上看到的面孔,是說,他怎麼會在這裡? 拍了拍對方的臉頰,他試圖將對方叫醒。 「喂!林貫勳你還好嗎?喂……醒醒!」 「唔……啊!」 林貫勳張開口一臉癡樣的看著眼前的男人,奇怪……同學會不都散了,怎麼這傢伙還在?等等……不對啊!他記得他倒在垃圾堆,所以說…… 「喂!你還好嗎?你怎麼倒在這裡?」 林貫勳面對高偉哲的問話完全無法回應,老天……他現在最不想面對的就是高偉哲,就算昔日他們是再怎麼好的朋友,可是現在的他跟他根本是天壤之別,更別說現在這樣的相遇簡直讓他想一頭栽進垃圾堆裡。 「林貫勳?」 「唔!哇!」 林貫勳一面大喊一面朝著旁邊跑走,讓高偉哲整個人愣在原地聽著越來越遠的喊叫聲,他甚至可以聽到旁邊鄰居大罵著:「林刀洗灰修楚喔!叫下大聲!把狼喜免捆喔!」 「噗……哈哈哈哈!這傢伙在搞什麼鬼啊!哈哈哈哈……!」 忍不住,高偉哲捧著肚子大笑,他沒想到他們久別後第一句竟然是對方的大叫聲,更別提還是這種狀況下,這讓他笑的久久不能自我,而一旁的鄰居則是: 「哩喜七校喔!校尬下大聲,哞洗重樂透齁!阿喜齁雷公怕丟!緊價洗五購煤公德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