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344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露中-那麼就自由吧(H)

<br />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sylyrm123436&f=6051309&i=8433275"><img src="http://pics9.blog.yam.com/16/userfile/s/sylyrm123436/album/14a0fd29296285.jpg"/></a>
<br />
滂沱的大雨嘩啦啦的下著,天空因為烏雲被壟罩住光明,抬頭,佇立在大雨、在黑暗中的是你,身上凝固的血液隨著冰冷的雨水漸漸消失,但是你知道,你的心依然有著傷,他,依然在淌著血。<br />
<br />
你能說什麼,這四千年來這種情形不是早該司空見慣了嗎?那為何他的心還學不會習慣,什麼時侯才會遺忘痛的感覺;<br />
<br />
是自己造成的……<br />
<br />
「大哥……感謝您的養育之恩,保重。」<br />
<br />
你恨他們嗎?是,你恨,但你更恨自己的窩嚷,更恨自己的無知,自以為是天下的一切,但事實,世界並不同於你走,縱然它曾經與你同在,但這世代已不相同,它不再只為了你而同你行走。<br />
那對你來說最重要的孩子,為了自己的世界向你拔刀,你該是知道是放手的時刻,但你卻捨不得,而逼的他們不得不與你交戰,想也知道,愛他們如骨肉的你,怎麼可能痛下手來傷害,一掌、一刀,這是兩種切斷,切斷的不只是你對他們的枷鎖,更是長久的情。<br />
<br />
「大哥……別恨我……」<br />
<br />
「哥哥……別怪我……」<br />
<br />
『這一切都是為了自由。』<br />
<br />
是,自由,他們要的是自由而不是自己名為愛的枷鎖,想著他們對自己刀刃相向的畫面,你笑了,笑的悲泣卻也美麗,不是因為他們的面容生疏而悲痛,而是在記憶中有著太多、太多這樣的表情。<br />
<br />
「呵………哈……」<br />
<br />
顫抖著發出些許的呻吟,眼框裡裝了快要盈滿的水,是雨、是淚?你不知道,但你知道再不發洩似乎就會那麼暴斃而亡。<br />
<br />
於是山谷之間回盪著嘶吼聲……那聲音顫抖著令人感到寂寞難耐,山中的鳥兒也隨之拍打驚聲離去,世界因為這聲音為你留著淚,因為你不肯留。<br />
<br />
彎著腰,雙手握在胸前的你為了這個喊叫竭盡力氣,你不哭,是從不哭,因為你站在世界的頂端,這股巨大的壓力使你無法哭泣,只能無用的讓著雨水滑過臉龐代替原本該淌下的液體,分心的你無法注意到逼向身後的手,於是那手將你帶往一個寬大的胸懷中。<br />
<br />
水珠像慢動作般從你驚愣的眼框中飛散,接著溫熱的氣息吹拂在你的耳廓,這般氣息令原本就溼透的你發寒,你似乎知道是誰,但也期待不是他。<br />
<br />
「哎呀……他們都離你而去了呢。」<br />
<br />
討人厭的語氣在耳中迴盪著,但是現在的你卻無力使他住嘴,只能讓他繼續說著:「瞧……一個一個,他們頭也不回的走了,你對他們而言,似乎也不是那麼重要?」<br />
<br />
說吧……對你而言什麼殘酷的言語沒聽過,就算心臟為此縮緊著,可你的表情也無動於衷,這世上該經歷過的他都過過了,哪還有什麼值得令他痛心、令他流淚?可是你錯了……在為他的那一句話全盤皆輸。<br />
<br />
「你呀,始終還是一個人哪……」<br />
<br />
全世界就像為了這句話停止一般,或著該說你因為這一句話停止了跳動,記憶就像走馬燈一樣,一幕幕的跑過,無非是世人爭奪你的場面,再不就是眾人屈居於你腳底之下,但,你只是一個人,身旁曾經駐立的人們,也沒一個留下,留藏都只在深深的記憶之中。<br />
<br />
「那又……如何……」<br />
<br />
咬著牙,一字一句的說著,他已經忘記流淚的感覺了,原來……那感覺就像心一點點的的流逝,他現下只為自己感到丟臉,他怎麼可以在人前流淚,他王耀哪時候變的這麼懦弱、這麼不堪,他一直以為自己已經不在乎了,但是看到那些孩子們面對自己的眼神,他在騙自己很堅強,其實那眼神就像銳利的刀子,早將他的心割傷了……<br />
<br />
紫色的瞳孔微微訝異著,說實在他也很驚訝對方會哭,畢竟在他的印象中,這人總是高傲的看著人,黑到發亮的眼睛總是充滿著耀眼的光采,他,王耀,耀眼的王者啊……<br />
<br />
嘴角微微上揚了,看著直挺的膀臂垂了下來甚至是顫抖著,他喜歡這王者的脆弱,寬大的手掌說快也不快的翻過背對自己的身軀,烏絲在空中劃出一道道好看的流線;充盈著淚水的眼瞳驚愣的往上瞧著,與此同時,他說:「我不會放你走的!」<br />
<br />
那笑容好看的令王耀呆傻,他在……開心什麼?而對方則是抱住了他,再輕輕的分開兩人之間的距離,依然保持著笑容說著:「因為你是我的,一直都好想得到你……<br />
<br />
我,不會離開你的!」<br />
<br />
王耀傻傻的看著高大的身軀在雨中陪著他淋著雨,明明都已經溼透了為什麼還可以露出笑容,突然,他想起這個人最愛的花朵,如豔陽一般的花朵,對方甚至說過那花就像自己一般閃爍,當時的他只是鄙視著,但現在他認為那紫色的眼瞳也如那花一般,如同陽光似的耀眼。<br />
<br />
他知道對方是在笨拙的安慰自己,這個大男人啊……他一直想無視他的存在,知道他的生長環境、知道他愚蠢的願望,但是他也一樣,都是有著可笑夢想的人……希望,能有人陪著自己,而他輕易的就說出來了,縱然說法令人無法苟同,可是……這是第一次有人說不會離開自己,試問,他能否不感動?<br />
<br />
拉住冰冷充滿雨水的大衣,矮了一顆頭所以墊起腳,他將自己的唇瓣送上,別問他為什麼會這麼做,他只是想做,想報答對方的話語,唉……伊凡˙布拉金斯基啊,真是個笨蛋。<br />
<br />
捂著嘴,伊凡不可置信的看著王耀,甚至為此感到害羞,真是……又不是十五、十六的少年;看著對方難得一見的羞赧,王耀笑了下:「你這孩子,怎麼還是這麼彆扭啊!」<br />
<br />
說著說著,他將額頭輕輕的靠在對方的胸膛上,難過地閉上眼,聽著沉靜的心跳聲,他說:「不過……謝謝你。」<br />
<br />
*****<br />
<br />
「嗯……」<br />
<br />
溼透的上衣被脫了下來,對方冰冷的襯衫釦子也全被解開,他壓在他身上,寬大的手掌在細緻的皮膚上遊走,他們……在幹什麼?<br />
繼續閱讀

APH 所謂的不勞而獲就是這樣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sylyrm123436&f=6051309&i=8416296"><img src="http://pics9.blog.yam.com/16/userfile/s/sylyrm123436/album/14a0e7adca2394.jpg"/></a>
繼續閱讀

第一篇的APH獻給路中

<img src="http://pics9.blog.yam.com/16/userfile/s/sylyrm123436/diary/14a0d709e06679.jpg" alt="" style="border-width: 0; float: left; margin: 0.7em 1.4em 0.7em 0;" />
繼續閱讀

APH 向日葵

<a href="http://album.blog.yam.com/show.php?a=sylyrm123436&f=5841275&i=7560202"><img src="http://pics9.blog.yam.com/15/userfile/s/sylyrm123436/album/149c8d98d8eadf.jpg"/></a>
繼續閱讀

顏色配對表

別問
這是兩個人在捷運上
無聊可做的想法
起頭的原因
....
已經忘光光啦=D
繼續閱讀

雲綱-第三封手書

蹦蹦……蹦蹦……
繼續閱讀

雲綱-第二封手書

第二封手書

「好久不見了,迪諾先生、雲雀學長。」
繼續閱讀

雲綱-第一封手書

那個啊……這個可能會跟佐鳴一樣變成永遠的坑啦~不過我還是想打(巴
所以很想要看到結局的孩子們~~
不要看會比較好
繼續閱讀

星語-第十七章

「啊……現下到底該怎麼辦啊!」風嵐零現下正為了某件是惱怒不已,他氣憤的抓著自己長滿烏黑秀髮的頭皮,但卻一點幫助也沒。
繼續閱讀
網誌分類篩選
收起分類
分類篩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